加入知乎

  非专业回答,只是个人喜好。 根据楼主的问题判断,楼主应该属于韩影观影量不大的人群,作为建议,楼主可以先从韩国最具国际知名度的“朴奉金洪李”入手。 注:国际知名度的标准包括欧洲三大节参赛与获奖次数、执导外语片经验以及作品被国外改编次数。当然,…显示全部

  我刚入学的时候,对电影的认识而非常有限,阅片量排除毛片不到50。br那天我在寝室看《大事件》,对面寝室的胖子过来蹭烟,走过我身边的时候很刻意的摇了摇头。brbr“怎么?你也看过《大事件》?那个长镜头是不是很碉堡?”我很兴奋的想和他讨论。br“你不觉得那个长镜头太做作了吗?杜琪峰的特点是对演员的调度,建议你去看看他的《枪火》,商场的那场戏才叫碉堡。”说完胖子拿起我桌上的烟盒,先是抽了一根,然后又拿了三根。brbr 我在胖子的建议下看了《枪火》,觉得确实很牛逼。作为自尊心很强的白羊座,我同时看完了杜琪峰所有的电影,以期在和胖子的讨论中不落下风。brbr“ 除了《枪火》,《暗战》和《PTU》也很牛逼,《黑社会》更是证明了杜琪峰的老当益壮。”胖子再次来蹭烟的时候,我展开了这个话题。我料定他接下来肯定会说《阿郎的故事》或者《开心鬼撞鬼》这样古董片,等他说起的时候,我只消淡定的吐口烟圈,说句“过多爽”,就能立于不败之地了呢。br“ 导演是靠荷尔蒙拍片的,杜琪峰已经不行了,你该看看银河其他人的片子,比如《暗花》《非常突然》,我很看好游达志和游乃海。”br我擦,这尼玛不按套路出牌啊, 说的人我从来没听过啊。br胖子扔下一脸茫然的我,大大方方的拿走了我五根烟。brbr作为自尊心很强的白羊座,我决定恶补香港电影史。于是我打开时光网和豆瓣,把所有评分比较高的电影都看了一遍。为了对付胖子,我决定在下次的对话中提起陈果这个人物,作为一个文艺又小众的导演,聊起陈果的电影实在是装逼的首选。br“陈果你怎么看?是不是除了许鞍华之外香港最有人文情怀的导演?” 胖子来蹭烟的时候我这么问到。注意,这里我还提到了许鞍华,以及人文情怀,简直进可攻退可守呢。br“《三更2》你看过吗?”胖子故技重施。br“ 嗯,陈可辛监制,李碧华编剧,奚仲文艺术指导,杜可风摄影,很豪华的阵容。“ 我故意说得很快,以显示自己对他们的熟络。br“ 我是让你注意其中的另外一个导演朴赞郁。香港电影已经死了你知道吗?日本电影和台湾电影都半死不活,只有韩国电影才能代表亚洲的最高水准,而朴赞郁又是韩国电影的翘楚,《共同警备区》知道吗?复仇三部曲知道吗?”br胖子说完,一副哀其不幸的样子,当然,这次他拿走了我半盒烟。brbr作为自尊心很强的白羊座,我决定恶补亚洲电影史。在这一个学期里,我没日没夜的看电影,甚至撸管的时候看得都是《天边一朵云》(造成的后遗症是我现在看到西瓜就勃起)。就这样,我变成了亚洲电影的专家,出口不离沟口健二和小津,间或加入奉俊昊和金基德,当然马吉德马吉迪这样拗口的名字也烂熟于心,手边更是常放着一本《蛤蟆的油》。谁要跟我聊亚洲电影的未来,我一定先和他谈谈泰国类型片的发展。brbr当胖子再次走进我们寝室的时候,我已经做好了击败他的准备,因为只要是网上搜得到的亚洲电影,我都能把故事梗概说出来,而且这次我决定后发制人,等他先开口。br胖子似乎知道我一学期的努力,心中有所忌惮,他并没有聊起电影,而是谈起了认同感。br“ 当代文化的中心在西方,亚洲永远只能逢迎,这个现状短时间内改变不了。”br“ 可黑泽明就很牛逼啊,他的电影影响了好莱坞。”br“ 呵呵,好莱坞会被影响吗?不,好莱坞就像一块海绵,吸收各国电影的精华,而亚洲的电影人总是希望得到他们的认同。比如《卧虎藏龙》,这就是拍给好莱坞看的功夫片,真正研究功夫电影的人谁喜欢?哎,世界电影都被好莱坞同化了。从黄金时代开始,这样的格局就注定了——亨利金,比利怀尔德,奥逊威尔斯·,这些才是真正的Master。”br胖子特意在结尾说了一个英文,把我衬托的更加窘迫,这次他没有蹭烟,而是问我借了五百块钱,说是在豆瓣的美国电影小组中泡到了几个妹子,要去开房。brbr作为自尊心很强的白羊座,我决定也要带妹子去开房,当然,前提是我研究完美国电影。于是在接下来的一个学年里,我购买了迅雷会员,翘掉了所有选修课,把80多年来奥斯卡所有得奖提名的影片都看了一遍。为了考验自己的实力,我还自己和自己玩电影人名的接龙,比如比利怀尔德——德帕尔马——马丁斯科塞斯——斯皮尔伯格——格里菲斯——斯皮尔伯格,如此往复,我可以玩一整个下午。brbr一年后,我刚看完《阿凡达》,准备找胖子聊一聊。我大概的思路是从《阿凡达》中的动作捕捉技术谈到《极地特快》,然后提到罗伯特泽米斯基的《谁陷害了兔子罗杰》,接下来就是斯皮尔伯格的《人工智能》以及库布里克的《2001太空漫游》,最后总结出美国电影人在技术和艺术上的崇高追求,当然,聊完之后顺带让他还那五百块钱。brbr我来到胖子寝室的时候他正对着电脑屏幕发呆,一脸落寞。看到我来了,问我要了一根烟。br“ 你看《阿凡达》了吗?巨牛逼!”br“ 今天能别和我提电影吗?”胖子打断了我。br” 为什么?”br“ 因为哺育整个欧洲的电影诗人——侯麦,去世了。”brbr我没有说话,作为自尊心很强的白羊座,我同时也很善良,我不忍心在一个人悲痛的时候让他还钱,更重要的是,我从来没听说过侯麦。br接下来的剧情就是重复上面的过程,我开始学习欧洲电影史。因为临近毕业,我没有充足的时间来卧薪藏胆,所以每当我学习完一个大师,就去和胖子交流,但无论如何,胖子总能说到我的软肋。brbr比如我问:你看过基耶斯洛夫斯基的《双面维罗妮卡》吗?br胖子答:你看过艾米丽杨的《维罗妮卡决定去死》吗?br我问:你看过安东尼奥尼的《中国》吗?br胖子答:你看过人民出版社的《社会主义中国不容污蔑》吗?brbr就这样,在毕业的时候,我仍旧没能要回那五百块钱。br直到离校的那天,大家都喝得东倒西歪,我拉住胖子,大发感慨。br“ 如果我不是白羊座,大学四年不会那么和你较劲,也不会到现在还是处男。”br胖子笑了笑,没有说话,轻车熟路的从我的烟盒里拿出一根烟。br“ 你到底看过多少部电影?你不觉得累吗?”br我最终还是把自尊心抛之脑后,问出了这个困扰我四年的问题。br胖子猛吸了两口烟,又从我烟盒了拿了几根,提起行李,默默的走出了寝室,只留下茫然的我。brbr几分钟后,我收到了一条胖子的短信,里面只有七个字——因为我也是白羊座。brbrbrPS:很多人说我在扯淡,没有回答问题,还说我总是喜欢扯淡,总是不好好回答问题。br事实上我真的是用生命在答题,我说出自己的经历是想告诉题主,从比较浅显的香港电影看起,慢慢发散,等你研究完好莱坞黄金时代,自然就会去研究法国的新浪潮,德国的表现主义,因为艺术总是融会贯通的。br当然,如果为了装B的话,再研究什么圣三位一体显然已经跟不上时代的潮流了,我下次决定从阿方索谈起,蔓延到冈萨雷斯,沃尔特·塞勒斯,费尔南多·梅里尔斯,直到胡安·何塞·坎帕内利亚,深入探讨魔幻现实主义在南美电影中的符号化特征···brbrbrPPS:此文在知乎首发,除青年文摘及young外均为未授权转载,当然,还有抄袭的。那些说在杂志上看到过的人,麻烦你看下作者,人家都标明了是海参包。

  我刚入学的时候,对电影的认识而非常有限,阅片量排除毛片不到50。 那天我在寝室看《大事件》,对面寝室的胖子过来蹭烟,走过我身边的时候很刻意的摇了摇头。 “怎么?你也看过《大事件》?那个长镜头是不是很碉堡?”我很兴奋的想和他讨论。 “你不觉得那…显示全部

  這道題看了些答案,想說一些廢話。brbr譯名這件事,有很多原因。不能單純歸納為好,或者不好。我們把這樣的差異性分為地域性和非地域性兩種來看。brbr先談兩岸三地對電影的定位吧。brbr在香港,電影曾經是比較通俗,甚至粗鄙的娛樂。(哪怕現在也是的)。午夜場,咬蔗幫,都曾是它的特徵之一。在五花八門的電影上映後,它們最終面臨的都是一個問題,行業要吃飯。行業要吃飯,就要吸引人去看電影。怎麼吸引一個人(一對人/一家人)去看一部戲?臨場靠片名+卡司,場外靠海報+片名+預告+卡司。因此,片名是非常重要的。brbr針對看電影的主體,片方爲了趨向流水線,常常用不同的標籤來區分不同的電影,以供最普通的觀眾來辨認。比如xx奇兵,xx魔鬼,xx奇遇,這都是用最直白的方式告訴你,本片的中心,是高度概括的內容。這樣是不是很機械,是的,沒錯。俗不俗,俗。但你再看這些標籤針對的電影,他們本身就是極度通俗的。Toy Story,在香港叫做反斗奇兵。反斗是指精力過剩,停不下來,奇兵是說一隊很奇葩的組合。原標題是兩個小孩子還不用進幼稚園就懂的單詞,反斗奇兵亦然。因此在面對家庭客源時,小孩子們可以一眼,一口就講出他們想看什麽片。(受中文教育的小孩,和受英文教育的小孩,都可以毫不費力的講,我要看反斗奇兵,因為他們迅速地接收到了這個電影要講什麽東西)。馬達加斯加,在香港譯為:荒失失奇兵,同理。你可以說,爲什麽這也奇兵,那也奇兵。但這兩部電影在人物設置上,遵循的根本就是很經典的一些公式,它本身就是俗的,不是束之高閣的東西。它們的根本也就是兩組鬧騰的奇葩卡通人物的各種奇遇。brbr這樣的情形下,大多數翻譯,可以達到流水線工藝。多數譯名,面對這部電影本身的水準,是不失禮的,甚至是襯得起的。爆米花片+爆米花片名,可謂皆大歡喜。有沒有失手,有,且很多。有某樓舉出的皇上無話兒,就是典型的爛譯名。爲什麽爛,因為他錯估了觀眾主體,連電影的受眾都沒搞清楚。那話兒在文白夾雜的年代,是指私處。片方想用一個通俗的雙關去介紹Kings Speech的主要內容,一個結巴的國王,然而卻沒想到,有心看這部戲的人,是萬萬不會玩這個愚蠢的玩笑的。brbr而在台灣和內地,電影的受眾群比香港要高一些。這句話的時態不容易理清楚。台灣黑社會大量染指電影的年代,電影也那麼粗鄙。而香港的庶民文化,當然也催生了內地錄像廳這種事物的誕生。但總體概括來說,臺和中兩地,對電影是當做文化事業在發展,香港是當做娛樂事業。因此香港的譯名方法,拿到兩地來行不通。這是其一。其二是,在內地能正經通過官方得到譯名的外國電影,少之又少。大量是通過豆瓣和視頻小組,網站,由網民自行命名的,通過約定俗成傳開。這兩者的度不同。香港的電影譯名要吸引路人,而內地的電影譯名大多數是豆瓣,字幕組翻譯。這也造成了翻譯手法的不同。brbr緊接這一點,不妨通過文化差異來展開。港台的電影譯名,幾乎都由專人(版權放映方)來命名。假如中文印刷物登載了外語片(尤其歐西),無論是愛好者,還是刊物,大多暫時不會在原文名後面草擬譯名,而會沿用原名。片方要製作正式發行宣傳品的時候,物料已經很齊全,起電影譯名的人,看過這部電影的劇情大綱,劇照,花絮(甚至全片)。他們很少將一部電影原文的字面意思翻譯作電影片名,而會採用歸納的方法,也往往是出於這一點。因為他們已經知道原文片名和原片整體的關係。(近年來由於文化弱勢和內地人在港就職的關係,倒是有按照字面翻譯的趨勢,比如曾經的Pirates of the Caribbean,在港譯名原本是魔盜王,但到了第三還是第四集,香港的片方也直接譯作加勒比海盜,也沒有追求連續性。)brbr而內地的翻譯,幾乎大部份是非官方的,往往在一部電影還未成型的時候,大家知道了片名,就會直譯作中文。有的時候一目了然,有的時候會鬧笑話。比如Colombiana這部電影,在初期還沒有物料的時候,網友譯名叫做哥倫比亞人。這顯然是不合理的,而港台譯名,一為黑蘭煞,一為魅影殺機,都可取。因為Colombiana 在這裡就不是哥倫比亞人的意思。英文的單字一詞多義,直譯在電影命名上就容易出錯。直到2013年,中國正式引進這部電影,才根據內地語言習慣和歸納概括的辦法,譯作致命黑蘭。這是非常好的譯名。brbr又比如inception,內地一開始叫做 奠基(如果我沒記錯還是某本雜誌開始這麼叫的)。後來出來一些物料之後,民間開始改口叫盜夢空間,後來引進方沿用(但願我沒記錯)。粗看合理了,其實也深究不得。inception的意思其實是在別人的夢裡種下些什麽,來改變人的思想和思維方式。根本不存在“盜”這一說。奠基倒是有概括原意的風格,但又流於太抽象,不具體。香港翻譯作潛行兇間,是可取的。台灣作全面啟動,這難以評價。brbr另外有談到,Dans la maison這部電影的譯名。說譯作偷戀隔離媽不知所謂,這應該是文化差異導致。因為你不知道,六十年代英格麗褒曼和歌帝韓的那套Cactus Flower 在香港上映,譯作偷戀隔牆花。這一個譯名在香港算是有一些影響,以至於後來有不同的娛樂作品都套用了這個譯名。杜魯福 a.k.a. 楚福 a.k.a. 特呂弗的La femme dà côté譯作隔牆花,1995年有一套電視電影(或短片?)蘇玉華主演,也取名叫偷錯隔牆花。而隔離媽,與隔牆花,假若你通曉廣府話,就明白其中的音律協調所在。若說格調猥瑣,其實導演的設定已經相當猥瑣,甚至將所謂高雅在電影裏面大大嘲笑了一番。《登堂入室》這個譯名好不好呢,值得討論。因為它是將一個成語的真實意義拋開,用字面意思去湊向一部電影片名的字面意思。這樣的譯法我有所保留。因為你錯開了兩件事。如果僅有一件,字面搭配精到,那倒可以接受。可登堂入室的意思,我想不用我廢話了。brbr與其說不好的譯名,與其說哪個地區的譯名有什麽問題,不如總結下不好的譯法。我認為片名翻譯,有如下一些錯誤是無法接受的:1. 不看物料,粗暴由單詞的最淺意義翻譯;2. 歪曲電影內容的譯名;3. 搞錯電影受眾,顛倒莊諧,假高深和硬粗鄙。這些問題沒有哪個地方能避免,中港台都有一大把。且不要用地域這個標籤,帶上鄙夷去裁決。兩岸三地好的譯名,他們其實是存在共性的。不過語言當然經由不同的習慣,也有不同的用法。brbr如果沒有以上這些錯誤,不同譯名就各地的語言習慣,都可以接受。很多人說,看到譯名不知道原片是什麽。這不是譯名的問題,而是你一開始接觸的信息源的問題。如果你一開始接觸原片名或豆瓣譯名,你看到港台的譯名當然不會有對應。而港台的觀眾(尤其對原文不瞭解的人)他們第一眼看到的譯名,就會有一個掛鉤的記憶。比如《亂世佳人》,《北非諜影》,這些電影的譯名都不是根據字面意思來的,但你一看就知道是說哪兩部戲。是因為你的記憶一開始,就接觸了這兩個名字,所以你能想到亂世佳人是Gone With the Wind, 這不是因為譯名的水準。當然過去的文人多少有點中文功底,譯名都漂亮。譯名不同也是文化差異的一部份,請試著去接受它。有的人只不過因為“沒聽過”就突然潛意識自己變高大上,這何必呢。

  這道題看了些答案,想說一些廢話。 譯名這件事,有很多原因。不能單純歸納為好,或者不好。我們把這樣的差異性分為地域性和非地域性兩種來看。 先談兩岸三地對電影的定位吧。 在香港,電影曾經是比較通俗,甚至粗鄙的娛樂。(哪怕現在也是的)。午夜場,咬…显示全部

  一言以蔽之,这反映了电影工业体系如何看待导演这个工种的地位。brbr题目问的是最佳影片未获最佳导演b提名/b的现象,但我想先从最佳影片最终未获最佳导演奖来谈,这两个提法反映的问题本质其实差不多,但我这个提法样本更大,更容易判断。brbr那么最好的讨论参照系还是历年的奥斯卡获奖记录。如果以欧洲电影节来讨论,人家是摆明了分猪肉的,那就没意义了。金马奖虽然不是分猪肉,但它是小评审团制,也有很大的偶然性。不过我先申明,奥斯卡不代表全世界的电影界情况,只是一个较突出的案例。brbr由数据可知,在奥斯卡八十多年历史中,有六十多年最佳影片奖和最佳导演奖是重合的。但如果细看重合年份,就会发现这里面有一些规律。brbr在三十年代末之前,重合的竟然比不重合的要少,这和今天是反过来的。我认为这是因为在三十年代好莱坞正处于典型的大片厂时期,实行所谓的「中心制片人」制度,对一部影片影响力最大的是Irving Thalberg、Harry Cohn、Carl Laemmle, Jr.这些身兼片厂管理层职位的大制片人,导演还只是一个相对普通的工种,绝大多数连剪辑权都没有,所以人们的观念里并不认为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一定要有很强的相关性。brbr但从1941年开始两大奖连续出现了七年重合,细看这个重合名单,很容易发现John Ford、William Wyler、Billy Wilder等大导演崛起了,这其实也对应了好莱坞片厂内部权力移交的一个事实。四十年代,「中心制片人」制度瓦解,依附于片厂的独立电影开始出现,大导演的话语权比过去有所增加。人们逐渐接受,一部影片好,主要是因为它的导演好。brbr五十年代这种相关性仍保持在一个较高的水准,但也出现了几个例外的年份。因为这个时期的好莱坞以对抗电视,走史诗大片的救市路线为主,所以最佳影片常常颁给这类大片,而最佳导演奖有时候就倾向于非大片路线的作品。brbr从五十年代后期至八十年代前,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的重合率都相当高,1967年是一次有趣的例外,恰好它构成了一个颇具深意的临界点。1967年之前,是好莱坞大片厂时代老导演发挥余勇的时期,Robert Wise、Fred Zinnemann、George Cukor、Billy Wilder、David Lean的影片大包大揽,这也是好莱坞历史上最老气横秋的一段时期。但从1967年开始,「新好莱坞」来临,体现到奥斯卡提名就是《毕业生》和《雌雄大盗》占据了两个位置,尽管Mike Nichols获得了最佳导演奖,但最佳影片给了较为中庸的《炎热的夏夜》。从这以后,「新好莱坞」开始抢班夺权,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几乎年年重合。这段时期,欧陆「作者论」开始波及美国,尽管好莱坞内部很多人对抬高导演的「作者论」嗤之以鼻,但不可否认「新好莱坞」就是美国版的作者电影。brbr八十年代以后,「新好莱坞」虽然过去了,但导演作为一部电影最核心的创作者的地位基本确立,很多大导演开始身兼制片人的职位,对一部影片制作过程中从头至尾都拥有很高的决定权。所以奥斯卡上两大奖的重合率只是比七十年代稍有下降。一旦出现两奖不吻合,通常是因为获得最佳影片的是真正的年度话题之作,但它的导演却欠缺资历、名气,于是最佳导演奖被声望更高的那个人夺走了。李安的两个导演奖都是如此,当年《撞车》是年度话题之作,但导演Paul Haggis的存在感不强,第二次Ben Affleck干脆没入围导演提名。brbr所以回到题目,《逃离德黑兰》没拿到最佳导演的提名,说来还是Ben Affleck自身作为导演的名望太弱了。当然这没办法很精确地分析,《艺术家》的Michel Hazanavicius和《国王的演讲》的Tom Hooper的存在感也不强,都是作品大过人,但他们也拿到了导演奖。brbr另外,因为每部影片的具体情况不同,每个导演的知名度不同,导致争奖营销的宣传点也不同,这也会使投票人对一部影片和它的导演产生分离的印象。

  一言以蔽之,这反映了电影工业体系如何看待导演这个工种的地位。 题目问的是最佳影片未获最佳导演

  的现象,但我想先从最佳影片最终未获最佳导演奖来谈,这两个提法反映的问题本质其实差不多,但我这个提法样本更大,更容易判断。 那么最好的讨论参照系还…显示全部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quirv.com/wateweier/2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