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钢:美国公开赛因何为钱伯斯湾“坏”规矩

  新浪体育讯2008年,美国高尔夫球协会(USGA)将钱伯斯湾(Chambers Bay)定为了2015年美国公开赛(U.S.Open)的举办场地;当时,这座球场仅仅开业1年而已。

  众所周知,在每年的高尔夫四大满贯赛事中,难度系数最高的便是美国公开赛。从最近10年四项大满贯赛事的冠军成绩中,我们不难看出这一点——从2005年至2014年(因2015年大满贯赛事截止目前只有美国大师赛举行过,故暂不予以统计),在美国大师赛上以低于-10成绩夺冠的球手共有5位(如果算上乔丹﹒思皮斯2015年在本项赛事上以-18的成绩夺冠,则这一数据为6位球手);在英国公开赛上,达到这一标准的球手有4位;PGA锦标赛上有5位;而在美国公开赛上,做到这一点的只有1位(详见下图):

  美国公开赛的冠军成绩之所以要比其他三项大满贯赛事的冠军成绩高出很多,归根结底,是因为USGA历年所选择的美国公开赛举办球场,其挑战难度要高于其它任何一项赛事。从这一点上来说,当USGA在2008年,钱伯斯湾球场开业仅1年之后便把它定为2015年美国公开赛的举办场地,足可见这座球场的难度系数之高。另外,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USGA在选择美国公开赛的举办场地时,该球会至少要有超过10年的运营时间(钱伯斯湾球场之后,首次获得美国公开赛举办权的和平山【Erin Hills】高尔夫球会,其开业时间为2006年,举办美国公开赛的时间则在2017年,同样需要等待11年的时间),而钱伯斯湾球场仅在其开业第8年便获得了美国公开赛的举办权,打破了USGA在选择美国公开赛举办球场的运营时间方面的限制——那么,钱伯斯湾球场到底有何魅力,能让USGA不惜如此“破坏规矩”为其大开绿灯?2015年5月,我受邀至美国进行学术交流访问期间,与钱伯斯湾球场的缔造者、设计师小罗伯特﹒琼斯(Robert Trent Jones,Jr。)展开了一系列探讨。通过他的介绍,钱伯斯湾的魅力面纱被一一拨开。而我也将用这期的文字,为读者再现钱伯斯湾球场的魅力所在,以及当代高尔夫球场设计大师小罗伯特﹒琼斯的非凡设计理念。

  由于球杆的改进不断击败传统的球道布局,因此设计师也需要创造性的改变高尔夫面貌。这次罗伯特带来的是宽阔、快速的球道,变幻的斜度球道让球的滚动方向变化无常,对球员击球的准确度和力度都有较高的要求。

  这里有很多创新打法的球道,会要求球员尝试从没有尝试过的打法:例如在球道中设计了很多不同角度的坡度,当球落在IP点和果岭附近的不同点时,小球会弹向四面八方,这既是以往林克斯魅力的所在,也是小罗伯特﹒琼斯的理念的精心雕刻。

  在这种理念下,很多球道瞄准果岭中间击球是很难将球停在果岭上的,例如1号球道,曾经有USGA的代表做过测试,90个球中只有8个球停在果岭,其余都沿着右侧斜坡快速滚落,正确的方法是:进攻果岭最好的击球是从果岭右前方滚向果岭,类似的情况还有3号、4号、8号、9号、13号、14号等。因此,很多打过钱伯斯湾的球员都说,在这里打球时,开球距离要远,球要有足够的飞行高度,短杆处理一定要有想像力,不论一味直瞄,要利用坡度滚动靠近洞杯。

  钱伯斯湾球场的球道平均有70码宽,甚至有些球道宽达100多码,这里的球道宽度是传统公开赛球场的五倍,完全不是美国公开赛以往的风格。但既使这样,钱伯斯湾还是处处体现着冒险与回报的精髓。小罗伯特﹒琼斯说:“宽度不能代表简单,你只有把球放置在这些起伏球道的正确位置,才能获得好的成绩。”例如13号球道宽度可达110码,为历届公开赛最宽球道,但其战术的巧妙、沙坑的刁钻、球道的起伏和果岭的不确定性让它的难度都排在全场第一。

  球员需要充分了解钱伯斯湾的攻击理念。这里的球道及果岭起伏很大,这里的站位几乎没有平整的标准球道,到处是斜坡、上坡和下坡球位,果岭前沿的滚运方向和果岭内的落点与取得好成绩有很大关系。快速的滚运是这个球场的主要特点之一,起伏的特殊设定让球的滚动方向不确定,球员的打球过程将充满着预测和想象,这是它最大的魅力。因此,USGA执行总监迈克﹒戴维斯(Mike Davis)说:赢得美国公开赛的选手应该是为钱伯斯湾勤学苦练认真研究的“人”,机会属于专研者,不认真研究、吃透球场细节,光靠码数本是赢不了比赛的。这也是小罗伯特﹒琼斯在此倾注的新击球理念和心血。

  它的挑战难度同时还体现在,球手击球是既要有力量,又要有技巧,当然,还要有运气(这里的风向在一天的上午和下午会有极大的不同),可以预见的是:在钱伯斯湾,它也许会出现类似呼啸海峡在的举办2010年PGA锦标赛时的情景——当球员离开钱伯斯湾的时候,会对球场带来的挑战感到不满。

  小罗伯特﹒琼斯在设计钱伯斯湾时力图让挑战的柏忌洞和仁慈的小鸟洞交织融合,注重冒险与回报,让球员有喜有忧。有些洞很容易“抓鸟”,如:2、3、16、17号洞,甚至一杆可以上果岭的抓鹰的12号洞,当然,还有长度超过500码的四杆洞,甚至成为USGA历史上最长的四杆洞如:7、11、13、14号洞,在这些球洞,球员将会经常游走在“柏忌”边缘,除此之外,还有不容易上果岭的五杆洞如:8、18号洞等。简而言之,钱伯斯湾对球员而言,每一个洞的机会和风险都并存,一杆都不容失误。

  美国公开赛球场一般是选在较为平坦的场地比赛,至今还从未选过像钱伯斯湾这样海拔高度变化在60多米的球场进行,像三杆洞 9号球道,其高差就30多米,是公开赛有史以来落差最大的球道。因为有高差,在这里打球的感觉会完全不同,果岭和沙坑看上去将会像一件雕刻的艺术品。

  如此之外,它有圣﹒安德鲁斯老球场的传统灵魂、有圆石滩的海景、有远眺山的起伏、还有奥克蒙特的大果岭,这些都让人难以忘怀。

  伟大的球场一定有一个伟大的三杆洞。在钱伯斯湾的15号洞,我们看到的是这样一幅情景:碧蓝的普吉特海湾,远处有奥林匹克山脉壮丽的背景,长草随海风飘荡。在其它球场,不论有多少树木都不显眼,但这里却栽种着全场唯一的一棵“孤冷杉”——就像皮特﹒戴所设计的海港小镇球场里那座著名的灯塔一样,成为全场的标志。

  在这个洞击球会面临顶风,其果岭也被沙坑环抱,平时击球的距离最远只有139码,难度系数只有18,排在后半场最后;但此次公开赛临时把这一洞的距离调整为246码,这会让15洞的难度系数瞬间得以,我认为难度可达到10,居后半场的中间。

  这是一个非常长而难的四杆洞。右狗腿上坡向山里击球508码,靠右击球有明确视线捷近路线,左击球虽然能够避开右侧大沙坑,但会遇到球道中间的小山丘的遮挡,而让果岭形成盲区,这就是为什么这个球道取名“驼背(humpback)”的理由,当然全场最苛刻的炮台果岭也在这一洞,这使得停球非常困难,若攻果岭不好会经常顺坡滚到100米开外。

  这是设计师赠送给球员的一个礼物,只有304码的一个四杆洞。球员借助西南风,用3号木就可以将球送上果岭,抓鹰抓鸟。但如果击球距离不够,那么就会遇到麻烦,因为球道极其狭窄,稍一打偏就可能出界,还有果岭前阻挡沙坑和复杂的地形。

  这是全场最长的四杆洞546码,虽然下坡却开球非常冒险。由于落球区非常窄,距离短的选手必须打足260码才能越过大沙坑,大炮型选手还要小心躲避320码的中间孤独沙坑是以琼斯自己名字命名的“鲍比沙坑”,球道是由右往左倾的一个月牙形狗腿洞,沙坑一直守护在左侧,攻果岭也只有从右侧球道弹上果岭,因此这球道称“恐怖角(Cape Fear)”是名符其实。

  18号洞的球道是一个微上坡的球道。若USGA采用五杆洞作为结束洞,那么这将是一个有极其精彩的高风险与高回报洞,首先塔科马工业遗留的水泥拦形成了发球台傍的“巨石标志”,

  这个洞的总长度有604码,每一杆都惊心动魄。首先,第一杆必须从右侧跨越大沙坑,280码才能抵达球道正中,若球员想躲避右侧的沙坑,往左击球,左侧的沙坑将发挥作用,若右侧顺风打得更远则会被横在球道中间的沙坑吞没;其次,在480码的地方,即果岭前120码的球道中间有一个3米多深的大壶型沙坑,

  这个沙坑对第二击的选手是很尴尬的挑战,若太平庸太保守,则无法取得好成绩,若冒险进攻,失败掉进去很难打出来,这就是美国公开赛刻意制定的冒险与回报的手法,只有成功越过这个障碍,才能拿挖起杆赢下此洞。当然又大、又多层次、线条又复杂的果岭也会阻碍球员凯旋。

  钱伯斯湾球场位于美国华盛顿州普吉特湾,开业于2007年,是一座纯林克斯风格的公众型高尔夫球场。小罗伯特﹒琼斯介绍说,建造这座球场的目的,就是为了向悠久绵长的苏格兰高尔夫历史渊源致敬——宽大而线条强烈的球道、高耸的沙丘、形状奇异的沙坑、动感复杂的果岭,辅之以黄褐色的羊毛草和只允许步行穿越球场的传统规则,这里的一切都充满了高尔夫传统主义的神秘气息——在我看来,钱伯斯湾与传统美国的公园式高尔夫球场风格迥异,反倒像极了古老的圣﹒安地鲁斯,它几乎就是圣﹒安德鲁斯在美国的再现:

  USGA通常会把比赛放在有参天大树包围着的狭窄球道,象征美国精神和特色的景园球场举行,而不是林克斯球场。而钱伯斯湾的设计灵感恰恰来自于狂野、古老、令人难忘的苏格兰和爱尔兰球场。

  钱伯湾打破了美国高尔夫的规则和文化差异,因为它的外观和所体现出的感觉与其它的美国球场都不一样。这里要体现林克斯的魅力,要让打球的吸引力全部在纯粹、真实、纯正的高尔夫球上,即:变化不确定性的击球。小罗伯特﹒琼斯在这里的设计理论就是鼓励球员运用想象力和创造力击球,特别是“地滚球”。“简单来说,击出低空、贴地、跳跃的平击球在林克斯场地是非常有用的。在林克斯场地,击出贴地低空球更容易得分。”钱伯斯湾的缔造者小罗伯特﹒琼斯如是说。

  钱伯斯湾从场景角度来说,与苏格兰的圣﹒安德鲁斯球场如出一辙——这两座球场都是纯粹的林克斯球场,都是沿海而建,长满茅草;其色调也均为棕色;不但如此,它们都是公众球场,都是当地的一个度假区。那里有公园、散步的小路及各种美景,人们不仅可以出入球场,还可以到海滩和长满草的竞技场去走一走。

  当然,它们又都是世界上最严格的高尔夫锦标赛的举办地。小罗伯特﹒琼斯的父亲曾说过:“高尔夫世界最重要的锦标赛就是美国公开赛事和英国公开赛。因为这两场比赛都不是邀请赛。”钱伯斯湾与圣﹒安德鲁斯两座球场都有从海面吹来的风、与果岭一样快速的球道、球场内只能步行;这两座球场也都没有水域、花、树(钱伯斯湾仅有一棵),景色开阔壮观,充满野性,它们都是典型的林克斯场景。

  小罗伯特﹒琼斯说:“这(钱伯斯湾)不一座是花瓶式的球场。我在打造它时力图让这座球场从外观和打球体验上就像由风力经过千年雕刻而形成的一样,沙丘一定要看上去不是现代土方移动设备搬运的产物,而是随时间逐步形成的。”

  开放性也是这两座球场最主要的相同点。这两座球场没有秘密可言,球道与球道之间不遮不掩,过去如此,现在也如此。另外,从标志景点来说,圣﹒安德鲁斯的标志桥“斯威肯桥(Swilcan Bridge)可以供游人拍照,钱伯斯湾更有辨识度非常高的15号果岭后方、16号发球台旁边孤零零屹立着的那棵常青冷杉树供球友、游客合影留念。

  钱伯斯湾是一座全是细羊茅草的高尔夫球场,这也是美国公开赛赛场上的首次使用。羊茅草是一种海滨草的类型,适应贫瘠的偏酸性土壤、干旱条件、中等耐阴;特别是在低养护条件下,比其它冷季草坪草更有优势。它覆盖致密、持续数年,无需养护投入;如果光照、水分、营养改善,细羊茅更会强势长生。羊茅草由于对水分需求低,一般形成的球道质地较硬,利于球的滚动,球在球道上滚动距离很远,细叶羊茅草相对其它冷季型草种对球杆的阻力较小,还可以让表面更快速、更坚硬,球速更快。

  当前形势下,高尔夫运动在国内发展所面临的种种阻碍,最根本的一条就是关于球场用地的问题。2013年12月,我曾撰文《山地球场——中国高尔夫健康发展的未来》,在那篇文章中,我曾提到过,如何有效利用、开发废弃的土地,变废为宝,最终达到“以绿养绿”的目的,是决定中国高尔夫能否走可持续发展道路的关键。

  今天,当我们面对钱伯斯湾这块足以媲美苏格兰圣﹒安德鲁斯的球场,有谁能想到,它的前身,是一块废弃的工业厂区呢?在过去的200年里,整个钱伯斯湾地区林立着一系列的造纸厂、木材公司、铁路中心、砾石矿、公共汽车库、污水处理厂等,并依靠这些产业经营繁荣。而当资源殆尽之后,这里逐渐成为了一块无人问津的荒地。而今,经过小罗伯特﹒琼斯的改造,钱伯斯湾一夜之间变成了全世界最关注的高尔夫球场,为了提醒后人这里曾经经历过怎样的风霜,设计师特意在18号洞附近留下了百年前的遗迹(18号球道边缘的水泥围栏是塔科马市强大的工业过去的遗址,号称是“西北地区的巨石阵”),并以此暗示我们——高尔夫是改变环境的最佳手段,它可以“以绿养绿”,它是重新吸引世界目光的最佳途径。

  当地皮尔斯县长莱登伯格(John Ladenburg)在钱伯斯湾球场落成后曾说:“这不仅仅是一座高尔夫球场,它还与经济发展有关、与遗产有关,一百年后,它会像苏格兰的圣﹒安德鲁斯一样引人注目。这里曾经长满野草的采砂场如今变成了市政财富,曾经是一个不可能实现的梦想,如今却变成了现实。”

  毫无疑问,2015年是“林克斯”之年——四大满贯除了固定比赛球场的美国大师赛以外,另外三场赛事今年都是在林克斯风格的球场举行的(英国公开赛、美国公开赛、PGA锦标赛),它象征着林克斯风格的回归,三个举办大满贯比赛的林克斯球场的特点分别为:钱伯斯湾有狂野球道两侧的凶险;圣﹒安德鲁斯有典雅不可思议的果岭;而呼啸海峡则主打风与沙的挑战(让人抓狂的大风和无边无尽的沙坑就足以让人放弃抵抗)。

  林克斯风格的球场在最初是天然形成的,当高尔夫运动传入美国并借由美国在全世界盛行之后,林克斯风格一度式微(1980年,皮特﹒戴所设计的TPC锯齿草球场在开业之初其风貌也十分原始而自然,趋近林克斯风格。我们今天看到的TPC锯齿草是在之后不断被要求修改而成的园林花园式球场)。而今,当2015年的三项大满贯赛事均选择在了林克斯风格球场举办,除了考虑到比赛场地的因素外,我想更重要的一点在于,它们共同传递出了一个信号:即在当前形势下,建设低碳、环保的高尔夫球场是大势所趋。

  钱伯斯湾的果岭和球道均选择了只适合在大不列颠岛和部分新西兰地区生长的羊茅草。这在美国许多林克斯风格球场都是很少见的。既使现代林克斯球场——呼啸海峡也采用了羊茅草和剪股颖混合搭配,这也许是因为钱伯斯湾拥有世界上最优质的沙子和砾石沉积物的原因吧。

  虽然羊茅草比较脆弱,但它可以大大降低肥料用量,因此用水量也会相应降低。此外,球场维护人员不必那么频繁地剪草,这样不仅可以花费更少的钱和精力,还可以让表面更快速、更坚硬——就像圣﹒安德鲁斯老球场,球道和果岭一样快速,甚至比果岭还快。小罗伯特﹒琼斯说:“在钱伯斯湾打球,有时球打上去就像把球抛在水泥地上弹起来一样,你能解释有多硬吗?尤其像西雅图这样的区域:白天较长,阳光明媚,灌溉水充足。”

  相对竞技和低碳来说,颜色不是最重要的。钱伯斯湾不能算是绿色球场,实际上它是一座淡棕色的球场,这是一种新的观念和倾势。去年2014年美国公开赛场地“松林2号”也秉承了同样的理念与效果。看来,省肥、省水、省资金,可持续发展已成当前美国高尔夫不景气应对措施和中国未来高尔夫发展的方向。

  当然,羊茅草也有它的不足之处,例如它不够结实,太多人在羊茅草上行走会对其造成磨损,但是,羊茅草却能赋予整个球场一致的外观。为了弥补羊茅草的不足,钱伯斯湾球场是是美国极少数没有球车路的球场。虽然因此减少了运载能力及收入(估计仅允许步行的限令有可能降低球场收入1/3),但它维护了林克斯球场的真谛,保护羊茅草和坚硬的球道,体现了真正原生态元素的球场效果。

  纤细的羊茅草的承受能力,会直接影响球场的接待能力。针对这种情况,并考虑公众球场的性质,钱伯斯湾给出的解决方案是:控制打球人数,钱伯斯湾的接待能力为32000人/年,打球价格为100美元/人(由此定价可以看出,公众球场也并非价格绝对便宜的球场,这是一种误解)。因为定价太高会将公众球场的人群拒之门外,而定价太低打球人多会让草坪遭到损坏。由于这个球场特征,本次举行美国公开赛期间,球场也必须采取以下措施:

  ①观景人数不能太多。2014年松林2号举办公开赛时,观赛人员可以达到45000人/日,2015年钱伯斯湾公开赛则限定人数为3500人/日,(以保证草坪不能过度践踏);

  ②观赛人员只能在固定位置或沙丘顶部观看比赛(崎岖陡峭的山丘无法让人走动);

  美国球员一直习惯了在碧绿、宁静的大森林和大花园中比赛,随着时间的推移,竞技模式需要轮换,美国人更需要冲破习惯的美式纯技巧的静态温和的比赛。迎来新鲜刺激、充满神秘的大自然外环境的挑战比赛。从这一点上来说,此次在钱伯斯湾举行的美国公开赛,是对以往赛事观念的一次巅峰,而米克尔森更是发出了这样的评价:“2015年在钱伯斯湾举办的美国公开赛,其本质是在美国土地上举办了一场英国公开赛。”

  相对美国90%的花园型球场来说,钱伯斯湾是一个自然传统的球场,没有任何现代气息,所有的码柱、地标、指示牌都是用岩石、原木建造的,让人们反朴归真。

  长久以来,我们将公众球场单纯地认定为是价格便宜的球场,并错误地认定公众球场是无法举办大型赛事的。钱伯斯湾球场的横空出世,再度革新了我们对公众球场的认知。

  钱伯斯湾球场的会所十分简易、其场地也不太需要养护、设备极少、无球车服务;但它通过举办大型赛事提升的知名度和球场本身别具一格的特色所吸来的游客和当地高球爱好者,足以支撑其良性运营的局面。

  钱伯斯湾不仅是世界级的高尔夫球场,也是当地及游人的休闲公园、旅游聚集地与目的地。球场是允许人们散步进入的,这既有经济潜质也有旅游潜质。这片球场所使用的土地是公众性质的,因此它的景色也理所当然为公众所共享。这里有一条公共步行路进行分割,这条路不仅可以使人们看到许多打球的瞬间,也能让人们欣赏到球场的美景(柏树岬、圆石滩、蒙特雷等球场)都有此情景,这与奥古斯塔严格限制进入、只能看大门的情景有着天壤之别)。这条路长约三英里,是一条充满了乐趣的漫步场地,在这里散步的人多于打球的人,天气好时,每天多达5000人(中国可以借鉴)。这是公众的休闲价值的具体体现,也是真正意义上的公众场合。

  通常我们都认为,公众型球场由于其所针对的主要打球者是业余球手,所以其在挑战度方面无法给职业球手制造麻烦。然而钱伯斯湾球场却证明,这种看法是错误的。设计师小罗伯特﹒琼斯给出的解决方案是:平日经营时,球道可以短一些,在举办赛事时,再把球道临时加长。

  在美国公开赛的举办历史中,只有49家球场承办过该项赛事,其中绝大多部分是私人球场,公众球场只占了三座:贝斯佩奇黑色球场(2002/2009)、多利松高尔夫球场(2008)、圆石滩(1972/1982/1992/2000/2010),而钱伯斯湾则是第四座举办美国公开赛的场地(2015)。但同时这也说明,公众球场不等于标准不高;公众球场不等于不能举办大赛。它可以有多种途的选择,以适合不同人群的竞技娱乐——如钱伯斯湾200码以下的开球距离球道Blue Hole总长度为5278码;200-225码的开球距离球道White Hole为6015码;225-250码的开球距离球道Sand Hole为6513码;250-280码的开球距离球道Navy Hole为7165码;280-300码的开球距离球道Teal Hole为7585码,300以上的开球距离球道championship Hole为7865码。

  (注:上表是球场技术数据,公开赛期间USGA会根据当天气象和比赛状况随时在比赛当天调整球道长度与杆数,到时以当天公布数据为准。)

  小罗伯特﹒琼斯被誉为“最富有艺术气质”的球场设计师,他的球场作品设计风格大气而别致,球场充满激情和变化。钱伯斯湾之所以能在落成一年之后便被USGA标定为2015年美国公开赛的举办场地,背后凸显出的是对这位球场设计大师的无比信心。

  这种信心的立足点,在于小罗伯特﹒琼斯在球场设计时,会竭尽所能打击球手的信心,最终致使球手心态失衡——诱使他们发力、冒进。毫无疑问,钱伯斯湾那看似宽阔却要求极高精准度,面积足够大但同时坚硬无比的球道和果岭十分符合小罗伯特﹒琼斯喜欢为球手设置“陷阱”的设计风格——而这种看似容易打起来极难的球场,也与USGA所一贯追求的“向标准杆致敬”的办赛理念十分契合。

  那么,除了钱伯斯湾球场,小罗伯特﹒琼斯还有哪些近期脍炙人口的经典球场作品?他的设计风格又有哪些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的地方?我将在下期文章中为大家一一介绍。

  文:北京新自然环球高尔夫球场设计有限公司 总设计师 余钢 图:余钢、Getty Images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quirv.com/wateweier/2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