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曾经使唐朝中兴被称为“小太宗”的唐宣宗

  李忱努力仿效唐太宗,以“至乱未尝不任不肖,至治未尝不任忠贤”为座右铭。他将《贞观政要》书于屏风之上,每每正色拱手拜读。他处理天下事务,明察果断,用法无私,从谏如流,重惜官赏,恭谨节俭,惠爱民物,故其大中年间所施之政,直到唐亡,尤被入称颂,时称为“小太宗”。

  由于李忱在位时之年号为大中,故史家以“大中之治”称之,并且将大中之治比作汉朝的文景之治,将唐宣宗比作唐太宗和汉文帝一样的明君。

  唐太宗以及他一手开创的贞观之治开启了唐代的盛世,而宣宗李忱的成就竟然能用太宗和贞观之治来形容,可见其不凡之处。二十年来的政治斗争经验锻炼了他的权谋智略,流落民间的非人待遇使他更加了解民间疾苦,这些都在李忱登基之后表现出来。

  李忱在私事方面是极端的自律,甚至可以被称之为偏执。但他身上还有很多其它的优点,诸如多才多艺,生活节俭,喜爱读书等等。

  唐宣宗李忱(chén)(810年-859年),唐朝第十六位皇帝(除武则天和殇帝李重茂外,846年—859年在位),唐宪宗李纯第十三子,唐穆宗李恒异母弟。初名李怡,长庆元年(821年),封光王。

  会昌六年(846年),唐武宗死后,李忱为宦官马元贽等所立,以皇太叔继位。

  李忱勤于政事,孜孜求治,喜读《贞观政要》。他在位期间,整顿吏治,并限制皇亲和宦官,将死于甘露之变中除郑注、李训之外的百官全部昭雪。对外关系上,击败吐蕃、收复河湟,安定塞北、平定安南。尤其是收复河湟,这是安史之乱后,唐对吐蕃的重大军事胜利之一。

  李忱在位时期是唐朝继会昌中兴以后又一段安定繁荣的时期,历史上把这一时期称之为“大中之治”。李忱性格明察沉断,用法无私,从谏如流,重惜官赏,恭谨节俭,惠爱民物,所以直至唐亡,百姓仍思咏他,称其为“小太宗”。

  2016-07-24展开全部宣宗凭借个人的才能,在特定的历史时期内,发挥了所能发挥的个人价值作用到极致。

  个人作为帝王行使政治才能和管理才能,权术之道,重视吏治,文官系统感受到了帝王师的至高荣耀,像太宗一样,修史因此过多粉饰美化。号为小太宗,确有相似之处。

  但是,宣宗无力回天了,朝廷和地方上的藩镇割据大患,以及朝廷内部的宦官专权大患,时至宣宗,所处之位非人力所及能力挽狂澜者,只能自然发展到局势糜烂,一切推倒重来,浪潮惊天汹涌,尚在鼎沸,惟有待其平静难起涟漪,方可重新更化,再造乾坤。

  所以,宣宗未能给后世带来什么影响,除了史书上的安民整顿吏治带来的好名声,还有未能挽救唐王朝灭亡的力所不能带来的坏名声,就此泯灭在了大众视线下的历史长河中。

  公元九世纪,华夏第二帝国的耀眼光芒终究落霞而去,留下最后一抹大中之治的温暖亮色。

  唐代的宦官专权,在宪宗崩后,南衙北司之争已成定局。宦官完全操作禁宫中唐代君主的生死废立,家奴控制主人。

  宪宗后文官系统的牛李党争,是已经完全普及的科举制下,打开门阀垄断的上升通道后,以寒门庶族为代表的小地主阶级和以高门世家为代表的大地主阶级在中央政府高层的权力争夺。

  而这个表面上的社会阶层在政权权力结构中的分布,实际上暗地里都由宦官借助控制君主,主导了主要行使国家机制的文官系统。

  宦官握有神策军唐代京畿禁宫控制权,控制君主,主导文官系统。枪杆子指挥笔杆子,如果不是因为唐代中晚期的藩镇割据,宦官就可以说是包括朝廷在内的帝国实际主人。

  可以说,唐代朝廷内部再也没有可以彻底根除宦官专权这个癌症的机会和能力了。

  武宗死后,宦官照旧操作君主上位,君主失去了安排自己指定继承人登基的权力,宦官出于私心,更是在常理之中寻找方便自己控制,势力微弱的宗室继位。

  宦官所立者,多为继位无望的宗室,或已有继位危机的储君,所以总结一点,都是势力弱小,不得已只能在继位过程的前后依附宦官,结成利益共同体。

  武宗死后,这个隔了三个侄子的兄终弟及还能继位的皇叔,他的合法性在父死子继上能有多高?而且,在侄子们严加防范宗室下,宣宗之势又有多弱?(宣宗是宪宗之子,穆宗之弟,敬、文、武宗之叔)

  继位后李德裕作为文官系统内牛李党争的胜利者主导者,朋党之祸,更加牵制君主行使权力。

  我个人对帝王将相这种政治人物,还有两个重要的衡量标准。除去个人私德品性,一个政治人物在历史大舞台上,所能体现的价值,一是在其位所贡献的事业中,展示的个人治理才能;二是在权力结构政治斗争中,人事更迭里使用的手段,政治才能。二者互为表里,相辅相成。

  宣宗竟然在继位后压制了宦官势力,君权在君主个人手中得以正常发挥施展,威权再次独享。

  我的观点,这事有利有弊,在政治斗争中,李德裕起到了当年霍光给汉宣帝的类似感觉,一个芒刺在背,一个毛发直竖。

  有宦官陷害借机加强控制文官系统的考量,同时也是宣宗自己掌握权力巩固统治的举措。

  在行政治理方面,可以说没了李德裕,少了国家大才,却也中断了牛李党争在国家统治阶层内部的剧烈争斗,缓和混乱的局面,提供了一个正常运行国家机制的较为稳妥的平台。

  用白敏中、令狐绹的差不多一整个大中朝,宰相为首的文官系统,在宣宗压制宦官权势,夺回大部分行政主导权后,整个系统依靠宣宗自己的个人才能,成为了单一行政职能的官僚机构。宰相只是传话筒,这点和汉武帝的外朝丞相有些相似之处。

  但要承认,在宣宗手中,这样的个人人治,因为宣宗的个人才能,使国家十几年在前后混乱的时期内,难得的平稳发展,恢复正常。

  这一点最直接的表现,在于君主在自己终身任期内晚期中,关于继承人权力交接的安排是否高明。

  这点成功的标准也很高,既要君主能够行使自己安排继承人的权力,不为时局外力左右,或自己的意志顺应大局,有先见之明;更要在权力交接的过程中,保证其正常过渡,减少意外安全隐患,防止动荡政变。

  宣宗在上文已经明说,宦官所立,依靠自己过人的才能君权独运,但他已经改变不了历史发展大势了。

  宦官政权根本隐患祸源不能除。宦官依旧掌握神策军。所以,在短暂的以个人才能压制后,宦官专权势必反弹,直至唐亡,大祸已成,与唐代君主制相始终。

  宣宗凭借个人的才能,在特定的历史时期内,发挥了所能发挥的个人价值作用到极致。

  个人作为帝王行使政治才能和管理才能,权术之道,重视吏治,文官系统感受到了帝王师的至高荣耀,像太宗一样,修史因此过多粉饰美化。号为小太宗,确有相似之处。

  但是,宣宗无力回天了,朝廷和地方上的藩镇割据大患,以及朝廷内部的宦官专权大患,时至宣宗,所处之位非人力所及能力挽狂澜者,只能自然发展到局势糜烂,一切推倒重来,浪潮惊天汹涌,尚在鼎沸,惟有待其平静难起涟漪,方可重新更化,再造乾坤。

  所以,宣宗未能给后世带来什么影响,除了史书上的安民整顿吏治带来的好名声,还有未能挽救唐王朝灭亡的力所不能带来的坏名声,就此泯灭在了大众视线下的历史长河中。

  公元九世纪,华夏第二帝国的耀眼光芒终究落霞而去,留下最后一抹大中之治的温暖亮色。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quirv.com/pangnatang/9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