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时聿江诺小说在哪看-疼你入骨在线阅读

  包厢里面,安静骄傲的如同公主,对一干朋友说着谢谢,但是眼底满满的都高姿态,毕竟,如果真的签了徐导,那么就直接跟编剧界的大佬沈青空合作新剧《上流》,这一部剧的合作,即使只是一个小小的提名编剧,但是足可以让无数新人编剧少摸爬滚打至少10年。

  包厢里面很多人都知道,安静因为这次的事情,跟江诺不对付,明明是踩着江诺上去,但是谁让安静是陈副院长的得意门生,谁让江诺就是一个普通人。

  江诺站起身,她不怎么喝酒,也不是沾酒就醉的,但是喝了两杯下去,她头有些昏,正好手机响了,安梓桐打来的。

  “你也在零点熄灯?”安梓桐那端的声音嘈杂,江诺将手靠在耳边,仔细听着,“对...安静学姐请客,我在03包厢。”

  “我跟初萦也在,今天我男朋友过生日,你们那是不是很无聊,要是无聊,你就过来找我们。”

  江诺没喝多少,靠在窗前吹了会儿风,清醒了不少,她回了一下微信的消息,去了一趟洗手间,烘干了手,江诺从兜里找了根皮筋把头发扎了一下,拉开门走了出去――

  “时聿哥,今天怎么有空过来?我还以为你已经看破红尘了呢,看来顾大美人就是有面子,能把你这尊佛请动。”

  江诺走出洗手间就看见迎面走来一群人,约莫三四个,其中有一个穿着湖蓝色长裙的优雅女人,带着墨镜,仙气飘飘,顾清皎笑着,“你们几个,少拿我来打趣。”

  江诺没有想到碰见了唐时聿,准备转身离开,但是那行人已经走过来了,江诺也不可能往洗手间里面缩吧,她喊了一声,“唐少爷。”

  身边几个目光落在江诺身上,其中一男子笑着问,“时聿哥,不给我们介绍一下?”

  江诺穿着一件黑色的卫衣,牛仔裤包裹着一双修长笔直的腿,模样乖巧,她这才看清楚了唐时聿身边的几个人,两个年轻的男子,还有一个容貌漂亮的女人,看样子应该是刚刚过来,准备往电梯的方向走。

  他的目光重新落在江诺的身上,漆黑的眸看着女生温柔平静的眼睛,旁边两个年轻男子相视一笑,似乎是会意一般,几个人离开就走了。

  装修的辉煌亮丽的酒吧长廊,唐时聿迈开了长腿,走进了一步嗅到了一抹淡淡的酒味,他看着女生白皙精致的侧脸,“喝酒了?”

  江诺心底狠狠的跳了一下,随着他的走进,某根神经紧绷着,男人身上荷尔蒙的气息浓烈的包裹住她,似乎像是小时候被老师训斥一般,她脸红着,下意识的解释,“那个,聚会...喝了一小杯。”

  “唐少爷,要是没事,我先走了。”她的神情疏离,对他像是对待长辈一般,恭恭敬敬的弯了弯腰。

  唐时聿并没有立刻让她离开,长腿伸出,挡住了江诺的路,弯腰靠近,一张毫无瑕疵的俊脸,就这么放大在了她的面前,江诺下意识的想要推开他,往后退了一步,后面是墙壁,她的背脊靠在墙壁上。

  烟雾喷在了江诺的头顶,男人嗓音有几分慵懒笑意,“想还钱啊,那可是得连本带利的还。”

  接着是唐初萦的声音,“你等会也少喝点,我在外面吹吹风,等会儿我们去找江诺吧。”

  这两道让江诺熟悉的声音,这是安梓桐跟唐初萦的声音,江诺听着脚步声跟越来越近的声音,几乎是下一秒她就想起了自己此刻跟唐时聿距离的这么近,她的背后是冰冷的墙壁,她急的眼眶有些红,“唐少爷,你能不能让一让――”

  唐时聿身体没有移动半分,看着她涨红着脸焦急的神情,似乎是很怕被看到,看到什么看到她跟他?

  安梓桐跟唐初萦的声音越来越近,可是面前的男人纹丝不动,她闭了闭眼睛,心里想着要是真的被初萦看到就糟了,万一...被误会了,误会了她跟唐少爷有一腿,她急的跺脚,可是眼前的男人眼角含笑,笑好不恶劣!

  在唐初萦跟安梓桐马上要走近的时候,江诺颤抖着手从兜里拿出了口罩戴上,把卫衣的帽子戴上,然后拉紧了抽绳,唐时聿看着她眼眶泛红急的快哭的样子,不准备逗她了,刚刚准备撤身,突然,女生柔软的手环住了他的腰,一头扎进了他的怀里――

  唐时聿措手不及,身体因为这个冲力往前后退了两步,那一抹温软的手,紧紧的抓住了他后背的衣服,抖的个不停。

  唐初萦,“你怎么在这里啊。”嘟囔了一句,“你在这里也不跟我说一声,是不是跟清皎姐还有墨沉哥聚会的。”

  两人打完招呼,都瞪大了眼睛,看着唐时聿怀中的身影,唐初萦几乎是眼底兴奋激动的尖叫,她看到了什么?

  唐时聿是个什么人,这么多年了拒绝了多少名媛千金,温华岚因为这件事急的掉头发,以为他是看破红尘了,没有想到,现在??怀里有个女人!!

  “哥!!”唐初萦眼底露着光,“你有女朋友也不跟家里说一声,干嘛楼的这么紧,让我看看嫂子啊。”

  纤细的手,紧紧的揪着他的衬衣,一张脸死死的埋在他怀里,因为唐初萦的话,怀里那姑娘似乎都想要把脸镶嵌在他胸膛上,唐时聿伸手,搂住了她的腰,纤细柔软,掌心下面,感受到她抖得更厉害,肌肤滚烫。

  他咬了一下烟,微微的仰起脖颈,抖开了搭在臂弯的西装,从头到尾的包裹住怀中的江诺,然后才取下烟,看着站在五米开外的唐初萦,“还准备看到什么时候?”

  唐初萦牟足了劲想要看看唐时聿怀中的女人长得什么样,但是连一根头发丝都看不见,被他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她撇了撇嘴,“哥,我就看看嫂子嘛...”

  一边安梓桐扯着她手臂,唐初萦在唐时聿逐渐寒冷的视线中,“那好吧,你跟嫂子慢慢玩,我先跟我朋友回去了。”临走之前还是不死心多看了唐时聿怀中的身影,什么都看不见。

  可是,到此刻,面前的身影,依旧没有移开,唐时聿看着女生带着口罩,几乎是遮住了半张脸,露出一双泛红的眼眶,睫毛上还挂着泪水,显然是刚刚急的快要哭了,指尖的一根烟,烧到了头,烫到了他的手指。

  两人距离的很近,几乎就是十几厘米的距离,男人弯腰,低着头,单手撑在了墙壁上,距离这么近,他清晰的看着女生毫无瑕疵淡妆的脸蛋,纤长的睫毛因为刚刚着急哭红了眼睛而根根分明,指尖彻底的被烟头烫了一下,他盯着她看了两秒,方沙哑的开口,“你这样,让我怎么自重?”

  江诺才发现,她的双手,依旧环着男人的腰,她的手心里面都是汗,依旧紧紧的抓住了他的衣服,她呐呐的张了张嘴。

  江诺瞪大了双眼,脑海短暂的空白嗡鸣,长长的睫毛眨动了一下,略过男人的肌肤,隔着一层单薄到几乎没有的口罩,她有些呆滞的任凭他的气息一点点的蔓延在感官。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quirv.com/pangnatang/10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