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提供给我美国民权运动的一些资料呢?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美国的南方是黑人民权运动兴起和发展的地区。我们抵达伯明翰时,传来了黑人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的夫人逝世的消息,这更增强了我们了解美国黑人民权运动的愿望。

  亚拉巴马州黑人民权运动,曾对美国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历史产生过重大影响。该州有许多当年著名民权运动的历史纪念地。位于首府蒙哥马利市的罗莎·帕克斯纪念博物馆,就建在她当年拒绝给白人让座而被逮捕的公共汽车站旁边。这个瘦弱的黑人女裁缝勇敢地挑战种族隔离制度,引发了轰轰烈烈的黑人民权运动。马丁·路德·金担任牧师的教堂不大,只能容纳二三百人。当时,金牧师只是个20多岁的年轻人,他勇敢地站在黑人民权运动的最前列,并为此献出了生命。正是金牧师和帕克斯女士等黑人民权斗士和千千万万反对种族歧视的美国人坚持不懈的斗争,才使得美国国会通过了民权法案,彻底改变了美国南方的黑白种族隔离制度。伯明翰市的凯利·英格兰姆公园曾是那个时期民权运动人士的聚会地点,公园里的几组雕塑,表现了当年斗争的激烈场面:一组是警察带着几条狼狗,在小路两旁,张牙舞爪地向人扑来,穿过雕塑的人,颇有身临其境的感受;另一组是两个年轻人,被关在监狱里,铁窗外刻着被囚禁者的坚定誓言:“我们不怕你们的牢狱!”这段历史已经过去半个世纪,美国人现在对金牧师和帕克斯等民权运动先驱者的历史功绩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应当说,现在美国黑人的状况与金牧师在华盛顿演说“我有一个梦”的时代相比,已经有了不少进步。

  但是,黑人民权运动是否已经完成了历史使命?对这些问题,伯明翰大学教授、伯明翰民权研究所黑人民权历史项目主任霍瑞斯·亨特雷博士给了我们权威的答复。

  亨特雷认为,黑人民权运动依然存在,只是表现形式与以往不同,所面对的历史任务也不一样。它就像一条滚滚不息的大河一样,有时激起浪花,引人注目;有时看似平静,但仍在往前奔流。他指出,目前黑人在美国社会仍有三方面的不平等。一是犯罪率反映了司法不公。在华盛顿,甚至2/3的黑人都进过监狱。这不仅是因为黑人的社会环境,更重要的是司法对黑人的不公。同样是吸毒,黑人会被关进监狱,白人通常只是罚款而已。二是黑人在教育方面仍受歧视。黑人孩子在各个阶段都得不到与白人孩子同样条件的教育,上名牌学校更是不易。不仅是在私立学校,就是公立学校,政府也忽视对黑人社区学校的支持。受教育机会的不公影响了他们一生的前途。三是黑人在经济上处于绝对劣势。

  亨特雷以伯明翰为例说明黑人的状况。伯明翰是黑人聚居的城市,现任市长是黑人,市议员中有2/3是黑人,教育、警察、消防等许多部门的官员也是黑人。然而,该市的黑人只拥有全市10%的财富。市政府没有钱,因为大部分富裕的白人都住在市区外,政府收不到他们的税。种族隔离制度虽然废除了几十年,但黑白之间那条无形的鸿沟依然存在。亨特雷本人的经济条件和社会地位在黑人中算是比较好的,然而当他搬到白人社区居住时,他的邻居很快就搬走了。亨特雷说,黑人民权运动取得了进步,但任重道远。

  黑人民权运动不仅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且路途艰难。这一点,我们在蒙哥马利的民权纪念中心就感受到了。

  纪念中心外,由华裔女建筑设计师林樱设计的民权纪念碑是一块圆锥形的黑色大理石,上面刻着民权运动的纪事年表和为民权运动而牺牲的40位黑人和白人的名字。清澈的水从圆锥中心涌出,流过整个石面,使那些名字永远一尘不染。在背面黑色大理石墙上,刻着马丁·路德·金的一段话:“(奋斗)直到公正像水一样流淌,正义像潮流一样澎湃。”纪念中心内展览着黑人民权运动斗士一个个动人的故事。工作人员告诉我们,建立这个中心,就是为了让后人不要忘记那段历史,今天的一些进步是许多宝贵的生命换来的。现在,仇视黑人民权运动的势力仍然存在,如三K党。纪念中心还时常受到威胁与恫吓。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quirv.com/gelinsiboluo/8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