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举步维艰的博物馆

  博物馆建设面临的最大问题是资金,这也导致其建设过程步履维艰。地方民众在签名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很容易,真要落到一个“钱”字上,却都囊中羞涩。博物馆曾通过慈善宴会的方式筹措了220万美元,但这点钱对于整个计划而言杯水车薪。

  4名黑人大学生走进位于市中心的沃尔沃斯商店,坐到了就餐区,要求点咖啡。店员拒绝服务!理由是,这个餐桌是“白人专属”,而学生们是黑人。经理要求他们离开,他们拒绝,继续静坐,直到商店打烊。值得一提的是,拒绝提供服务的店员也是黑人。

  第二天,沃尔沃斯商店中静坐的黑人学生多了20多个,他们不再两手空空干坐着,而是带来了书和笔记本,面对白人的斥骂,默默地看书、写作业。

  当时的美国南部,公共场所中的种族隔离普遍存在,餐厅静坐这种非暴力抵抗手段,迅速蔓延开来,与轰轰烈烈的民权运动大潮交汇。半年后,沃尔沃斯商店再也承受不了压力,决定撤除“白人专属”柜台。首位在这个柜台用餐的黑人,正是当时拒绝服务的那位黑人店员。

  格林斯博罗市的静坐事件,也成为民权运动历史上浓重的一笔。那4位学生,史称“格林斯博罗四人组”(The Greensboro Four)

  1993年8月的一个清晨,市民们一如既往打开收音机,收听地方电台广播。一则消息犹如炸弹一样在市民中激起波澜:沃尔沃斯平价连锁商店即将休业,沃尔沃斯公司同时决定,将店面建筑拆除。

  市民们不干了。保,一定要保!在节目主持人的呼吁下,格林斯博罗的许多市民纷纷加入了请愿行动。静坐运动33年后,这里的人们又一次团结在一起,保卫这一段共同的记忆。

  短短三天,请愿行动共收到了1.8万多个签名,占了格林斯博罗市总人口的十分之一。沃尔沃斯商店再次迫于压力,同意不拆除店面,将其保留下来,直到有人买下。

  地方领袖人物——郡政专员阿尔斯通和市议员琼斯联合成立了一家名为“静坐运动”的非营利机构,以这家机构的名义筹集资金,将沃尔沃斯公司原址买下并改造为一个反映民权运动的博物馆,命名为“国际民权运动博物馆”。

  博物馆建设面临的最大问题是资金,这也导致其建设过程步履维艰。地方民众在签名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很容易,真要落到一个“钱”字上,却都囊中羞涩。博物馆曾通过慈善宴会的方式筹措了220万美元,但这点钱对于整个计划而言杯水车薪。

  政府就不管吗?当然要管。但管多管少是个政治问题。在美国,政府花的每一笔钱,都受到成千上万双眼睛的监督。北卡罗来纳州政府资助了100万美元,圭佛得郡和格林斯博罗市政府分别资助了20多万美元。2005年,博物馆还获得了一笔美国联邦政府层面的资助——国家公园服务局旗下的“拯救美国瑰宝”项目向其资助15万美元。

  到2007年,博物馆的开放依然遥遥无期,阿尔斯通和琼斯再次向格林斯博罗市政府申请一笔150万美元资助,被断然拒绝。另外,还曾有过发行公债的市民公决,提了两次,被市民否决了两次。市民们对博物馆捐款使用上的不透明深感不满。

  最终,博物馆通过“历史保存税收抵扣政策”获得了一大笔经费。作为历史建筑,博物馆可从第三方贷款,而借贷方则可享受税收减免的优惠,减免的税收可抵得上贷款总额外加利息。但这种优惠也不是没有风险,如果博物馆开馆后5年内倒闭了,第三方借贷人所获得的税收优惠将按比例扣除,算来有可能还要倒贴钱。

  毕竟又挣钱又当好人的事情诱惑力很大,有不少企业愿意向博物馆贷款。通过这种方式,博物馆在2008年获得了900万美元款项。

  2010年2月1日,筹划了17年之久的国际民权运动博物馆终于开馆,两位创始人阿尔斯通和琼斯为博物馆剪彩,4位黑人学生中健在的3位出席了开幕式,北卡罗莱纳州参议员和州长致辞。这一天,距4名黑人学生的静坐事件整整50年。

  人们乐观预计,博物馆开业后会带来150个就业机会,并将极大促进格林斯博罗市的旅游和经济繁荣,美好的未来指日可待!

  然而,理想很美好,现实却很残酷。想象中的旅游经济并没有如期而至,而运营费用却居高不下,博物馆很快陷入入不敷出的境地。根据2013年披露的财政报表,2010年到2012年3年中,博物馆经营的财政赤字节节攀升,分别为38万、44万和47万美元。其中主要症结在于捐款的急剧下降,从2010年71万、2011年的60万,骤降到2012年的10万美元。再这样下去,那些购得税收减免优惠的第三方可就赔本儿赚吆喝了。

  总有人要承担责任。2013年8月,创始人阿尔斯通正式辞任博物馆主席一职。这个辞职声明,距离他和琼斯呼吁保下沃尔沃斯商店,整整20年。阿尔斯通辞职后第二个月,格林斯博罗市议会以6比3通过决议,向博物馆拨款150万美元,以助其度过财政难关。10月,75万美元款项到账。美好的未来又一次招手。

  然而,又一盆冷水不期而至。2014年2月,市议员们发现,这份拨款资助协议竟然没有签字!以此为由,市议会拒绝拨付剩余的75万美元。市议会赖帐,博物馆及其支持者当然极为愤怒,官司打到了州里,至今还在扯皮中。

  博物馆也底气不足,毕竟经营不善所带来的财政赤字很是难看。为此,博物馆痛定思痛,决定将筹款列为长期发展的首要目标。2014年4月4日,董事会任命拉西·沃德为新馆长。沃德以出众的筹款能力而著称,在其担任弗吉尼亚州罗伯特·鲁萨·莫顿博物馆馆长7年间,共筹集了550万美元的资金。这犹如一针强心剂,被财政问题折磨了十几年的人们再一次燃起了希望,希望新的馆长扭转捉襟见肘的财政问题。

  从1960年到2014年,这家普通而又特殊的商店始终在风雨之中挣扎,它见证了波澜壮阔的一段历史,也见证着自身命运的跌宕起伏。

  强烈推荐这家博物馆。如果你在北卡州附近,又有点空闲,可以开车去那里看看。因为——博物馆的讲解系统的确不错;博物馆的历史意义非常重大;博物馆不知哪天就要关门了。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quirv.com/gelinsiboluo/3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