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请美国杜克大学MBA的详细条件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MBA项目有EA和常规申请。EA申请截止日期为9月17日;常规申请有三轮申请截止日期,分别为10月20日、1月5日和3月19日。建议国际学生在第二轮申请截止日期之前递交申请。申请者最好递交GMAT考试成绩,如递交GRE成绩,也可接受。

  杜克大学工商管理硕士(Master of Business Adminisrtion)项目提供两种面试形式,一种是开放面试,9月8日-10月14日之间在达勒姆进行;另外一种为受邀面试,10月14日之后,在达勒姆或全球其它面试点进行。该项目所有被录取的学生,均有机会获得Merit-based奖学金,无需单独申请。

  展开全部一是how to qualify, 二是how to stand out。首先,要满足基本的申请条件的话,你需要比较好的GMAT成绩(720分以上,越高越好),TOEFL最好105以上,大学的GPA并不重要(这和申请engineering, economics等硕士项目不一样)。工作经验2-6年均可。Duke不喜欢工作经验太长的申请人。如果你已经超过30岁,工作8年以上,不是很建议申请。

  如果要stand out,从大量满足基本条件的申请人当中脱颖而出,你必须了解Duke在寻找什么样的人。从Duke新的口号,”knows no boundaries”我们可以看出,第一,有全球化的背景和海外工作经验的人会受到青睐。第二、跨行业的、跨学科的有创新的经历和探索精神的人会被优先考虑。另外,你必须注意到Team Fuqua这个Duke的MBA一度挂在嘴上的口号已经发生了改变。如果你仅仅强调自己的团队精神已经不适应Fuqua商学院的要求了。在2005年,Fuqua对HR经理人做了调查,得到反馈是Duke的MBA毕业生在工作中不够强势。这使得学校认识到仅仅强调Team Fuqua是不够的。

  申请学校:达特茅茨大学塔克商学院,杜克大学富卡商学院,密执安大学商学院,西北大学凯洛格商学院,南加州大学Marshall商学院

  录取学校:杜克大学富卡商学院(最终选择),密执安大学商学院,南加州大学Marshall商学院

  本报记者: 和其它美国名校相比,杜克大学的MBA班规模比较小,全日制的大约有300名左右。但相对来说,中国的申请者也比较少。所以很高兴认识你! 先做一下自我介绍好吗?

  黄琛:认识你我也很高兴。我1996年毕业于复旦大学化学系。我选择化学一半是源自于家庭的影响,另一半是因为我想提高对自然科学的认识。(高中时我就读于上海外国语学校,这所学校的语言和人文学科比较强)。

  我至今仍认为自己做的是正确的决定。艰深的理科教育培养了我的学习能力,这对以后的工作有极大的帮助。但是就个人来讲,我并不是一个适合在实验室里工作的人。我比较健谈,性格外向,喜欢和人打交道。所以最后我决定从科研转到另一个更激动人心的领域—商界。

  我一开始就在现在的这家美资公司工作,是当年这家公司为数极少的员工之一。在1997年,创办新公司并不象现在这样时髦。没有客户资源、没有社会关系、甚至没有中文目录。我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开始闯荡环境保护产品服务市场的。

  与其它申请MBA的中国人相比我的背景不太“典型”,在MBA申请中不占优势。但是这么些年来工作磨炼出来的自信让我最终获得了申请上的成功。我想我做得最好的一点就是将我的特点成功地 “销售”给了商学院。

  本报记者:高中时文科强、本科时理科强,最终你选择了从商!既然,每所商学院都说它们录取任何行业、任何本科背景的人,为什么你认为你的背景对申请不利呢?

  黄琛:我把一些顶尖商学院喜欢的那种某种类型的中国申请人称之为“典型”。许多保守的学校不喜欢“非典型”的中国学生。我在一家小公司担任级别比较低的职位,这点说什么也算不上优势。也许你可以称之为“特色”,但这不是招本科生。商学院是职业学校,他们是把在商界中的人做横向比较。他们只找某种特定类型的人。只是在这个范围内,他们才寻求多样化。所以那些“非典型”背景的人首先要适合这个学校,然后才谈得上脱颖而出。在美国,在小公司任低职位的人一般不需要读MBA。你至少需要证明自己不比那些财富100强公司的人差。

  所以有特别背景的申请者如果能先解决“合适”的问题,再发挥背景独特的优势,他们的特色才有竞争优势。否则,结果可能很惨。背景独特的人在读MBA时找工作也会有麻烦。至少我是这么理解的。

  答案很简单,我想走自己想走的路。就象我前面说的,我的性格决定了我不喜欢实验室的生活。我选择理科是因为对自然现象背后的原理的好奇,但这并不是说我要献身于科学。在选择专业的时候,我可能是太理想主义了,只考虑扩宽个人的知识面而不考虑找工作的问题。但是我有较强的沟通表达能力,大学里的理科教育能使我更全面地发展,而不仅仅是单向发展。

  当我实现了这个目标,成为一个全方面发展的人以后,我觉得商界是最适合我发挥综合素质的领域。

  如果我五年前就决定学化学,凭我的GPA、GRE和TOEFL,我早就可以拿全奖出国了,但是我很自豪自己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我没有因为要去美国而去美国。我有许多在美国读化学博士的朋友都在试图从化学转向商界。我很幸运比他们更早地发现自己真正的兴趣所在,而且我的每一步都走得很坚实。

  MBA申请中,每一所学校都会问这个问题:你是谁?你怎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你将来想干什么?你有没有试着回答这个问题?这是一个很难但很值得思考的问题。

  本报记者:的确。许多过来人都说是MBA申请*得他们去回顾过去想想自己究竟是谁?你是怎样回答的?你的“卖点”是什么?

  黄琛:从某种意思上说,每个人其实都是在做推销。你把好点子推销给老板,把魅力推销给男朋友或女朋友,或者你把自己的特长推销给你的公司。

  我很善于推销我们公司和公司的产品,但一开始我并不知道该如何推销自己。中庸、谦虚,这些中国人的美德在美国不管用。

  我的第一篇申请文书完全是垃圾。找到我的独特之处并不难,但把它们写到申请文书中,我发现文章还是乏味得很。

  可见,独特之处并不能保证你能进好学校,除非你善于推销它们。所以后来我把重点放在环境保护、创立公司和沟通能力。我缺乏领导经历,所以我说服了老板委我以更多的重任和为新的销售人员设计培训课程。我积极地去创造经历而不是编造故事。

  事情并不到此为止。我把故事尽量写得简洁,腾出更多的地方分析我学到了什么,过去的经历将如何帮助我实现我的目标、我的独特之处将怎样加强学校学生的多样性及帮助其它学生增加见识。

  如果你能在一篇申请文书里简洁地表达出所有这些内容,那你就是帮了录取委员会的人一个大忙。他们每天要看几千篇乏味的申请文书。那样,你就理所当然地该被录取了。

  许多理科背景的人之所以在申请中处于劣势,是因为他们习惯于举数字,列事实而不善于表达或是推销它们。所以别小看了做销售的和推销技巧!

  本报记者:哦,我可没有小看推销技巧。我认为你不仅是一名优秀的销售人员,还是一个好的领导者。你“指导”上司提拔你,真有意思。

  黄琛:我觉得许多人忌讳讲“推销”两个字,因为长久以来推销员总给人不好的印象。所以现在大学里都讲“营销”。有一本书叫“如何向商学院营销你自己”。MBA要卖什么东西就叫营销!开玩笑!哈哈…

  黄琛:真没面子。我确实已经准备了很长时间了。我1999年11月考了GMAT,720分。我赶2000年秋季班的申请材料。我寄了三所学校的材料,结果还不算太坏。从那时起我才开始认真地研究学校,研究怎样写申请文书。

  我从亚马逊网站上买了一些书。我让一位在校MBA学生给我寄些申请文书,感受一下什么是好申请文书。我还认真研究了哪些学校可能会喜欢我的背景。当我意识到该如何向商学院推销自己时已经很晚了,幸好还不算太晚。

  黄琛:对中国学生来说选择合适的学校是非常难的。你怎么知道这所学校比另一所更合适自己?我申请了一些学校只是因为我只能申请它们。

  我选的学校的强项是我最喜欢的专业--市场营销。我选了一所学校垫底。在这里我不想提这所学校的名字,因为这只是我的个人看法。

  最后我选择了杜克,一是因为它的市场营销很强,二是因为近年它的排名窜得很快,目前已在美国《商业周刊》上位列第五,三是因为它的气候很好,和上海很相似!

  每一所前十名的商学院在工作机会方面都差不多,但是我们只能选一所。既然我已经选择了杜克,我决定爱它并享受那里的生活。

  给我的MBA同学,告诉他们在新的世纪里我们国家在这个问题上所面临的困难。

  申请学校:达特茅茨大学塔克商学院,杜克大学富卡商学院,密执安大学商学院,西北大学凯洛格商学院,南加州大学Marshall商学院

  录取学校:杜克大学富卡商学院(最终选择),密执安大学商学院,南加州大学Marshall商学院

  本报记者: 和其它美国名校相比,杜克大学的MBA班规模比较小,全日制的大约有300名左右。但相对来说,中国的申请者也比较少。所以很高兴认识你! 先做一下自我介绍好吗?

  黄琛:认识你我也很高兴。我1996年毕业于复旦大学化学系。我选择化学一半是源自于家庭的影响,另一半是因为我想提高对自然科学的认识。(高中时我就读于上海外国语学校,这所学校的语言和人文学科比较强)。

  我至今仍认为自己做的是正确的决定。艰深的理科教育培养了我的学习能力,这对以后的工作有极大的帮助。但是就个人来讲,我并不是一个适合在实验室里工作的人。我比较健谈,性格外向,喜欢和人打交道。所以最后我决定从科研转到另一个更激动人心的领域—商界。

  我一开始就在现在的这家美资公司工作,是当年这家公司为数极少的员工之一。在1997年,创办新公司并不象现在这样时髦。没有客户资源、没有社会关系、甚至没有中文目录。我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开始闯荡环境保护产品服务市场的。

  与其它申请MBA的中国人相比我的背景不太“典型”,在MBA申请中不占优势。但是这么些年来工作磨炼出来的自信让我最终获得了申请上的成功。我想我做得最好的一点就是将我的特点成功地 “销售”给了商学院。

  本报记者:高中时文科强、本科时理科强,最终你选择了从商!既然,每所商学院都说它们录取任何行业、任何本科背景的人,为什么你认为你的背景对申请不利呢?

  黄琛:我把一些顶尖商学院喜欢的那种某种类型的中国申请人称之为“典型”。许多保守的学校不喜欢“非典型”的中国学生。我在一家小公司担任级别比较低的职位,这点说什么也算不上优势。也许你可以称之为“特色”,但这不是招本科生。商学院是职业学校,他们是把在商界中的人做横向比较。他们只找某种特定类型的人。只是在这个范围内,他们才寻求多样化。所以那些“非典型”背景的人首先要适合这个学校,然后才谈得上脱颖而出。在美国,在小公司任低职位的人一般不需要读MBA。你至少需要证明自己不比那些财富100强公司的人差。

  所以有特别背景的申请者如果能先解决“合适”的问题,再发挥背景独特的优势,他们的特色才有竞争优势。否则,结果可能很惨。背景独特的人在读MBA时找工作也会有麻烦。至少我是这么理解的。

  答案很简单,我想走自己想走的路。就象我前面说的,我的性格决定了我不喜欢实验室的生活。我选择理科是因为对自然现象背后的原理的好奇,但这并不是说我要献身于科学。在选择专业的时候,我可能是太理想主义了,只考虑扩宽个人的知识面而不考虑找工作的问题。但是我有较强的沟通表达能力,大学里的理科教育能使我更全面地发展,而不仅仅是单向发展。

  当我实现了这个目标,成为一个全方面发展的人以后,我觉得商界是最适合我发挥综合素质的领域。

  如果我五年前就决定学化学,凭我的GPA、GRE和TOEFL,我早就可以拿全奖出国了,但是我很自豪自己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我没有因为要去美国而去美国。我有许多在美国读化学博士的朋友都在试图从化学转向商界。我很幸运比他们更早地发现自己真正的兴趣所在,而且我的每一步都走得很坚实。

  MBA申请中,每一所学校都会问这个问题:你是谁?你怎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你将来想干什么?你有没有试着回答这个问题?这是一个很难但很值得思考的问题。

  本报记者:的确。许多过来人都说是MBA申请*得他们去回顾过去想想自己究竟是谁?你是怎样回答的?你的“卖点”是什么?

  黄琛:从某种意思上说,每个人其实都是在做推销。你把好点子推销给老板,把魅力推销给男朋友或女朋友,或者你把自己的特长推销给你的公司。

  我很善于推销我们公司和公司的产品,但一开始我并不知道该如何推销自己。中庸、谦虚,这些中国人的美德在美国不管用。

  我的第一篇申请文书完全是垃圾。找到我的独特之处并不难,但把它们写到申请文书中,我发现文章还是乏味得很。

  可见,独特之处并不能保证你能进好学校,除非你善于推销它们。所以后来我把重点放在环境保护、创立公司和沟通能力。我缺乏领导经历,所以我说服了老板委我以更多的重任和为新的销售人员设计培训课程。我积极地去创造经历而不是编造故事。

  事情并不到此为止。我把故事尽量写得简洁,腾出更多的地方分析我学到了什么,过去的经历将如何帮助我实现我的目标、我的独特之处将怎样加强学校学生的多样性及帮助其它学生增加见识。

  如果你能在一篇申请文书里简洁地表达出所有这些内容,那你就是帮了录取委员会的人一个大忙。他们每天要看几千篇乏味的申请文书。那样,你就理所当然地该被录取了。

  许多理科背景的人之所以在申请中处于劣势,是因为他们习惯于举数字,列事实而不善于表达或是推销它们。所以别小看了做销售的和推销技巧!

  本报记者:哦,我可没有小看推销技巧。我认为你不仅是一名优秀的销售人员,还是一个好的领导者。你“指导”上司提拔你,真有意思。

  黄琛:我觉得许多人忌讳讲“推销”两个字,因为长久以来推销员总给人不好的印象。所以现在大学里都讲“营销”。有一本书叫“如何向商学院营销你自己”。MBA要卖什么东西就叫营销!开玩笑!哈哈…

  黄琛:真没面子。我确实已经准备了很长时间了。我1999年11月考了GMAT,720分。我赶2000年秋季班的申请材料。我寄了三所学校的材料,结果还不算太坏。从那时起我才开始认真地研究学校,研究怎样写申请文书。

  我从亚马逊网站上买了一些书。我让一位在校MBA学生给我寄些申请文书,感受一下什么是好申请文书。我还认真研究了哪些学校可能会喜欢我的背景。当我意识到该如何向商学院推销自己时已经很晚了,幸好还不算太晚。

  黄琛:对中国学生来说选择合适的学校是非常难的。你怎么知道这所学校比另一所更合适自己?我申请了一些学校只是因为我只能申请它们。

  我选的学校的强项是我最喜欢的专业--市场营销。我选了一所学校垫底。在这里我不想提这所学校的名字,因为这只是我的个人看法。

  最后我选择了杜克,一是因为它的市场营销很强,二是因为近年它的排名窜得很快,目前已在美国《商业周刊》上位列第五,三是因为它的气候很好,和上海很相似!

  每一所前十名的商学院在工作机会方面都差不多,但是我们只能选一所。既然我已经选择了杜克,我决定爱它并享受那里的生活。

  给我的MBA同学,告诉他们在新的世纪里我们国家在这个问题上所面临的困难。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quirv.com/dalemu/10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