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人物简历:刘邦34岁还是农民55岁一统天下建立汉朝当皇帝

  刘邦,即汉太祖高皇帝,沛丰邑中阳里人,汉朝开国皇帝。家里务农,当时的贫苦人家没有名字的,本名刘季(用今天的俗称为刘老四),父亲刘太公(用今天的俗称为刘大爷),母亲刘媪(用今天的俗称为刘大妈)。

  公元前256年,冬月二十四日,刘邦出生于沛丰邑(今徐州丰县)中阳里,比秦始皇小三岁。这一天,同村也有一个人出生了,这个人就是卢绾。刘邦和卢绾同年同月同日生,而且刘家和卢家非常要好, 刘邦幼时就和卢绾交好,因此,和卢绾结为发小。刘邦的剧本从出生的第一天,就安排了一个发小配给他。

  刘邦20岁,农民。不喜耕作被家人训斥。父亲训斥刘邦,说他不如自己的哥哥会经营。大人们都认为刘邦没有大志,不能干活,没有收入,但刘邦依然我行我素。在统一天下之后,刘邦还拿此事和刘太公开玩笑:“您看我和刘仲(刘邦的二哥)到底谁创下的基业大?”

  刘邦25岁,农民。仰慕魏国公子信陵君无忌,很想投入信陵君门下,于是西行至大梁,但信陵君已死,而故信陵君门客张耳亦召纳门客,于是至外黄投入到张耳门下,两人结成知己。刘邦的剧本写到这里,配了当时的天下名士张耳与之结为知己。

  刘邦32岁,张耳的门客。魏国被秦国灭亡,张耳成为秦廷通缉犯,门客皆散去。刘邦回到家乡沛县,依然不从农事。

  刘邦35岁,沛县泗水的亭长。亭长是管十里以内的小官,时间长了,和沛县的官吏们混得很熟,在当地也小有名气。刘邦在一次送服役的人去咸阳的路上,碰到秦始皇大队人马出巡,远远看去,秦始皇坐在装饰精美华丽的车上威风八面,他脱口而出:大丈夫当如是耳!这一年,与吕雉结婚,大吕雉15岁,此时刘邦已有非婚生的儿子刘肥。当初,单父(今山东单县)人吕公和家乡的人结下冤仇后到沛县定居,因为沛令和他是好友。在刚刚到沛时,很多人便听说了他和县令的关系,于是,人们便来上门拜访,拉拉关系,套套近乎。刘邦听说了也去凑热闹,当时主持接待客人的是在沛县担任主簿的萧何,他宣布了一条规定:凡是贺礼钱不到一千钱的人,一律到堂下就坐。刘邦虽然没带一个钱去,他却对负责传信的人说:“我出贺钱一万!”吕公听说了,赶忙亲自出来迎他,一见刘邦器宇轩昂,与众不同,就非常喜欢,请入上席就坐。吕公喜欢给人相面,看见高祖的相貌,就非常敬重他。萧何说:“刘季一向满口说大话,很少做成什么事。”刘邦干脆就坐到上座去,一点儿也不谦让。酒喝得尽兴了,吕公于是向刘邦递眼色,让他一定留下来,刘邦喝完了酒,就留在后面。吕公在酒席结束后,把女儿嫁给了刘邦,吕公的老婆为此还大为恼火,骂了吕公一顿。刘邦的剧本写到这里,配了吕雉给他当老婆,还配了老乡萧何出场。

  刘邦45岁,通缉犯。刘邦以亭长的身份为泗水郡押送徒役去骊山,徒役们有很多在半路逃走了。刘邦估计等到了骊山也就会都逃光了,所以走到芒砀山时,就停下来饮酒,趁着夜晚把所有的役徒都放了。刘邦说:“你们都逃命去吧,从此我也要远远地走了!”徒役中有十多个壮士愿意跟随他一块走。刘邦乘着酒意,夜里抄小路通过沼泽地,让一个人在前边先走,探路。走在前边的人回来报告说:“前边有条大蛇挡在路上,还是回去吧。”刘邦已醉,说:“大丈夫走路,有什么可怕的!”于是赶到前面,拔剑去斩大蛇。大蛇被斩成两截,道路打开了,继续往前走了几里,醉得厉害了,就躺倒在地上。后边的人来到斩蛇的地方,看见有一老妇在暗夜中哭泣。老妇说:“我儿是白帝之子,变化成蛇,挡在道路中间,如今被赤帝之子杀了,故哭。”后面的人赶上了刘邦,刘邦醒了。那些人把刚才的事告诉了刘邦,那些追随他的人也渐渐地畏惧他了。这个故事,就是历史上鼎鼎有名的斩白蛇起义。刘邦放了徒役,按照秦律,当然是朝廷要犯了,成为了秦朝的通缉犯,因此,只能躲在芒砀山。刘邦的老婆吕雉,可被害苦了,除独立支撑家庭外,还不时长途跋涉,为丈夫送去衣物及食品。

  刘邦48岁,沛县义军领袖。陈胜、吴广大泽乡,攻占了陈州以后,陈胜建立了“张楚”政权,秦末农民起义爆发,各地起义相应陈胜。沛县令也想响应起义,萧何和曹参当时为沛县吏,他们劝县令将本县流亡在外的人召集回来,一来可以增加力量,二来也可以杜绝后患。刘邦当时已拥数百之众,沛县令便让樊哙去邀请刘邦,然而此时沛令却又后悔了,害怕刘邦回来不好控制,弄不好还会被他所杀,等于是引狼入室。所以,他命令关闭城门,并准备捉拿萧何和曹参。二人闻讯赶忙逃到了城外,刘邦闻此,于是将一封信射进城中,鼓动城中百姓起来杀掉出尔反尔的县令,大家一起保卫家乡。沛县百姓对平时就不太体恤他们的县令很不满,杀了县令后开城门迎进刘邦。萧何、曹参都是文吏,竭力推举刘邦,大家推举刘邦为沛公,领导大家起事。刘邦便顺从民意,设祭坛,立赤旗,自称赤帝子,很快义军扩充到三千人。刘邦的剧本写到这里,配了文官萧何、曹参,配了武将樊哙。秦末农民战争中还有一支强大的力量,原楚国贵族的后代项梁和项羽。他们在吴中(今江苏苏州)起兵,兵力很快达到了近万人。刘邦起事后,立即开始攻略周边郡县,周苛、周昌兄弟加入到刘邦阵营。不过,起事之初,刘邦并不顺利,与秦守将、魏国交战,互有胜负,令刘邦雪上加霜的是,手下雍齿据丰降魏。因此,起事之初,刘邦的地盘、人马并未得到发展扩大。就在这时,刘邦的剧本又给他安排了一个牛人。刘邦听说东阳宁君与秦嘉立景驹为楚假王,在留(今沛县东南),于是投奔景驹,欲借军攻丰,在去投奔景驹的路上,遇见了也要投奔景驹的张良。张良与刘邦二人见面后,一交谈,两人大有相见恨晚之意。于是张良放弃投奔景驹的念头,直接投奔到刘邦这边。刘邦以张良为厩将。这时,秦朝章邯的部将司马夷攻略楚地,至砀(今永城芒山镇)。刘邦与东阳宁率军向西,迎击司马夷,在萧县西与秦军展开战斗,结果不利,刘邦与东阳宁君退至留。补充军队和粮草后,再次进攻秦军,三日取砀,得到军卒六千人。接着乘胜攻取了下邑(今安徽砀山县)。这次,刘邦认为自己军队差不多,从下邑出发,再次攻丰,结果仍然没攻下。这时,刘邦听说项梁在薛,于是留下军队围丰,自己率领百余骑至薛见项梁,请求支援。项梁为刘邦增兵五千、五大夫将十人,三攻丰邑。雍齿不敌,逃奔魏国。这样,沛公刘邦成为项梁手下一员大将。陈胜死亡的消息确实之后,项梁尽召诸将还薛,采纳范增的建议,立战国时楚怀王的孙子芈心为楚王,仍号楚怀王,都盱眙。

  刘邦49岁,楚国义军将领。在项梁手下,与项羽一起进攻三川,斩杀秦守将李由。刘邦的剧本,写到这里,安排他一生的敌人项羽出场了,并互为战友。这时秦将章邯大破项梁于定陶 (今山东定陶),项梁本人亦战死。项梁之死,使诸侯震怖。刘项二人分兵回根据地,项羽军驻彭城西、沛公军驻砀郡。章邯经过一连番胜利,认为楚国已不足虑,于是北上进攻赵国。

  刘邦50岁,秦朝章邯大破赵军,赵军退守巨鹿,章邯率军进围赵王歇与赵相张耳于巨鹿。赵王与张耳困于巨鹿,遣使至楚向楚国求救。楚怀王经过商议后答应救赵。但为了分散秦军力量,决定派一支部队西向直接攻秦。北路楚军以宋义为主将,西路军以刘邦为主将,约定谁先入关中,谁就是关中王。当时秦军军势正壮,楚国上下皆不看好西征,都不愿意领军西征,以沛公为人宽厚,可以减少西进阻力为由,推荐他为西征军统帅。而项羽则因为叔父之死,积极要求随沛公西征,但楚诸老将皆以项羽为人“僄悍滑贼”及“所过皆残灭”不利于西征为由拒绝了项羽的要求,让他担任北路军的次将北上救赵。刘邦军从砀郡出兵,一路向西互有胜负,收集陈胜、项梁的散卒,行到栗县(今夏邑),军队有四千多人。一路上攻城,攻不下城池,刘邦就决定舍弃昌邑不打,率军西行。至砀郡高阳,得名士高阳人郦食其,率其部下约四千多人加入沛公队伍。袭击陈留,获得陈留积聚的粮米。在函谷关外,与秦军战不利。欲引兵绕过宛城西进,被张良劝阻,急于打入函谷关,但秦兵还很多,又据守险要,如今不拿下宛城,宛城守军从背后攻击,强大的秦军在前面阻挡,这是很危险。采纳张良之计,包围宛城,以封侯为承诺,劝降南阳郡郡守。宛城投降后,刘邦引兵西进,没有不降服的。这时,项羽在巨鹿之战大破秦军。当初,项羽和宋义北进援救赵,项羽杀死宋义,代替他为上将军,将领和士兵都从属项羽。项羽打垮了秦将王离的军队,使章邯投降,诸侯都归附了项羽。巨鹿之战周,赵高杀了秦二世,派人来见刘邦,想要定约瓜分关中称王,刘邦以为是诈骗,就采用张良的计策,派郦生、陆贾去游说秦军将领,用私利相诱,趁机袭击武关,攻破了关口。于秦军在蓝田南面交战,增设疑兵,多树旗帜,所经过的地方不许掳掠,秦地的百姓很高兴,秦军懈怠了,因此大破秦军。又在蓝田北面接战,再次打败秦军,乘胜追击,彻底打垮了秦军。

  刘邦51岁,十月,刘邦先于各路诸侯到达咸阳郊外霸上,秦王子婴投降刘邦,秦朝至此灭亡,共立国15年。刘邦把秦王交给了官吏,囚禁起来,向西进入咸阳。刘邦以“关中王”自居,看着富丽堂皇的宫殿,准备就此住下,享受享受,樊哙劝他天下还没有平定,别忘了秦的前车之鉴,刘邦不听。张良亲自来劝,刘邦听从了,封闭了秦宫的贵重珍宝、财物和库房,回军霸上。到达灞上之后,便召集当地的名士,和他们约法三章: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其他秦朝的苛刻法制一律废除,这使他得到了民心支持。刘邦有称王关中的想法,派兵把守函谷关,不让诸侯军进来。十一月间,项羽果然率领诸侯军西进,想要入关,而关门闭着。听说沛公已经平定关中,项羽大怒,派黥布等攻破了函谷关。十二月间,项羽就到了戏水。刘邦左司马曹无伤听说项王发怒,要攻打沛公,派人告诉项羽说:“沛公想要称王关中,令子婴为相,珍宝被他全部占有了。”打算以此求得封赏。范增劝项羽进攻沛公,当时项羽饱餐士卒,准备明日会战。这时项羽兵四十万,号称百万,刘邦兵十万,号称二十万,兵力敌不过项羽。刘邦再次面临险境,剧本再次出现转机,项伯来了。恰巧项伯要救张良,夜间去见他,让他赶紧走,以免被杀。张良却说不能丢下刘邦,就将消息透露给了刘邦。惊慌之下,刘邦赶忙向张良要计策,张良让刘邦赶紧去见项伯,说明自己没有野心和项羽争夺王位。刘邦依计约到项伯,说明自己并无称王野心,并于项伯约成儿女亲家。项伯当天夜里就返回了军营,他对项羽说:“因为沛公先行进入关中,为我们扫除了入关的障碍,我们这才能顺利地通过函谷关,沛公是有功劳的人,我们不应该猜疑他,应该真诚相待。 ”项羽听了,便决定不再进攻刘邦。第二天,刘邦来到了项羽的军营,只带了樊哙、张良和一百名精锐亲兵。到了项羽的大帐鸿门,当面向迎接他的项羽赔礼道歉。项羽请刘邦入内赴宴,项羽的亚父范增,一直主张杀掉刘邦,在酒宴上,一再示意项羽发令,但项羽却犹豫不决,默然不应。范增召项庄舞剑为酒宴助兴,趁机杀掉刘邦,项伯为保护刘邦,也拔剑起舞,掩护了刘邦,没有成功。这就是成语“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的由来,后来刘邦借故离开,回到了大营。在鸿门宴上,刘邦表现出了极高的沉着与冷静,能够全身而退,除了张良、项伯、樊哙的力保之外,关键是刘邦的冷静与沉着。鸿门宴之后,项羽便领兵西进入咸阳,烧阿房宫、杀秦王子婴,自此西楚霸王,又分封各路将军为王,刘邦被封为汉王,领地是巴、蜀和汉中共四十一县,国都为南郑(今陕西南郑)。四月,在项羽旌麾之下罢兵散归,诸侯各自回到封国。刘邦回国,项羽派兵三万跟随,楚国和其他诸侯国的士卒仰慕汉王而追从的有几万人。刘邦部队从杜县南面进入蚀中,离开后就烧断栈道,以防备诸侯军和匪徒的袭击,也向项羽表示没有东进的意图。到达南郑,很多将领和士卒在中途逃亡回去,士卒都唱着歌,想要回到东方故乡。韩信当时只是刘邦军队当中的一名普通小将领,在去南郑途中,韩信思量自己难以受到刘邦的重用,中途离去,被萧何发现后追回,这就是小说和戏剧中的“萧何月下追韩信。刘邦再次面临绝境的时候,又有一个人站出来了,这个人就是韩信。韩信劝刘邦说:“项羽封诸将有功的为王,而大王独自被封在南郑,这实际上是贬徒。军中官吏和士卒都是崤山以东的人,日夜跂踵盼望回家乡,乘他们气势旺盛时加以利用,可以建立大的功业,等到天下已经平定,人人都自然安下心来,就不能再利用了,不如决策向东进军,争夺天下大权。”而这年的五、六月份,机会来了,齐国贵族后裔田荣不满分封,赶走齐王,杀胶东王,自立为齐王。项羽大怒,出兵北向讨伐齐国。八月,刘邦乘机挥军东出,拜韩信为大将,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今陕西省宝鸡市东) ,重返关中,很快击败章邯,迫降司马欣、董翳,并用计欺骗项羽,使其相信自己取得关中后已心满意足,再也不会东进了。项羽放心去攻打田荣,对西边没有加强防范,最终则陷入齐地泥潭无法抽身。

  刘邦52岁,义帝楚怀王被项羽杀,刘邦联络各诸侯王发布项羽大逆无道的罪状,并以此为借口号召各诸侯王率兵与自己一起讨伐项羽为义帝报仇,正式拉开了四年楚汉战争的序幕。乘项羽深陷于齐国,无力抽身的机会,率领诸侯联军56万偷袭项羽的都城,一举攻占西楚都彭城。短暂的胜利是刘邦失去理智,天天与诸侯们喝酒庆祝。项羽急率轻骑兵3万回袭彭城,联军无备,一时被杀十万,溺水淹死十万,刘邦仅率数十骑逃脱。项羽从沛县掳取了刘邦的父母妻子,放在军中作为人质。这个时候,诸侯看到楚军强盛,汉军败退,又都离汉归楚,塞王司马欣也逃到楚国,以汉为首的反楚联盟瓦解。刘邦率部退到荥阳,一路收集败兵,找到了与吕雉之子刘盈,立他为太子,并派韩信于萧索之间击败了楚追兵,得以喘息,稳住了阵脚,遂重整军队,依托关中基地和有利地势与项羽长期抗争。七月,一直负隅顽抗的章邯终于兵败自杀,刘邦完全解除了后顾之忧;且在逃往荥阳前便派人说服英布反楚,联络彭越扰楚后方;派韩信开辟北方战场,攻魏俘魏王豹,破代,灭赵杀陈余。刘邦征集了一些士卒,加上各路将领和关中兵的增援,因此军势大振于荥阳,在京、索之间击破了楚军,形成了对峙的局面。

  刘邦53岁,刘邦驻军在荥阳南面,修筑甬道与黄河相连,以便取用敖仓的粮食,开始长期与项羽对峙。对峙了一年多,项羽多次夺取了汉军的甬道,汉军缺少粮食,项羽于是围攻汉王。汉王请求讲和,划分荥阳以西的土地归汉。项王没有同意。汉王忧虑,就采取陈平的计策,给陈平黄金四万斤,用来离间楚国君臣。于是项羽对亚父范增产生了怀疑。范增这时劝项羽乘势攻下荥阳,等到他知道已被怀疑时,就很生气,推托自己年老,要求乞身引退,告老还乡,项羽答应了,范增没有到达彭城就气死了。项羽发动反攻,围困荥阳,形势十分危急,刘邦派纪信装扮成自己去楚军诈降,乘机逃出荥阳。之后,荥阳被项羽攻破,刘邦逃回函谷关,驻军宛县。项羽听说刘邦在宛县,果然带兵南下。刘邦坚壁固守,不和他交战。这时,彭越渡过睢水,与项声、薛公战于下邳,彭越大败楚军。于是项羽率军向东攻打彭越,刘邦也乘机引兵向北驻军成皋。项羽赶走了彭越,得知刘邦又驻扎在成皋,就又领兵西进,攻克荥阳,杀了周苛、枞公,俘虏了韩王信,于是进围成皋。刘邦单身一人与夏侯婴同乘一辆车逃出了成皋的玉门,向北渡过黄河,自称为使者,早晨驰入张耳、韩信的营中,夺取他们的军队,派张耳去北边赵地收集兵力,派韩信东进攻齐。汉王得到韩信的军队,军威又振作起来。刘邦打算与项羽再一次交战,郎中郑忠劝阻汉王,让他深沟高垒,不要和项羽交锋。刘邦采用了郑忠的计策,派卢绾、刘贾率兵两万人,几百个骑士,渡过白马津,进入楚地,与彭越在燕县城西又打败了楚军,随后又攻下梁地十多座城邑。韩信已经接受命令向东进军,在平原没有渡过黄河。刘邦又派郦生去说服齐王田广,田广背叛了楚,与汉讲和,一起攻打项羽。韩信采用蒯通的计策,突然袭击,打败了齐国。齐王田广烹杀了郦生,向东逃到高密,投奔彭越。项羽听到韩信已经打垮了齐、赵,而且要攻打楚军,就派龙且、周兰前去阻击。韩信与楚交战,骑兵将领灌婴配合出击,大败楚军,杀了龙且。在这个时候,彭越领兵驻扎梁地,往来骚扰楚军断绝粮食。

  刘邦54岁,在广武(今荥阳北)与项羽形成对峙。不久,韩信在潍水之战中歼灭齐楚联军,完成对楚侧翼的战略迂回,又派灌婴率军一部直奔彭城。项籍腹背受敌,兵疲粮尽,遂与汉订盟,以鸿沟为界,中分天下,东归楚,西归汉。韩信已经征服齐国,派人对刘邦说:“齐国靠近楚国,如果权力太小,不立为暂时代理的国王,恐怕不能安定齐地。”刘邦很生气,想要攻打韩信,张良劝说:“不如就此封韩信为王,让他防守齐地。”刘邦便派遣张良带着印缓立韩信为齐王。项羽听到龙且的军队战败了,心里很恐惧,派盱台人武涉前去游说韩信,韩信不肯听从。项羽解兵东归,刘邦想要领兵西还,后来采用张良、陈平的计策,进兵追击项羽,到达阳夏南面收兵驻扎,与齐王韩信、建成侯彭越约定时间会合攻打楚军。到了固陵,韩信、彭越不来会合。楚军出击汉军,大败汉军。刘邦又进入营垒,挖深了壕沟进行防守。刘邦使用了张良的计策,以封赏笼络韩信、彭越、黥布,于是韩信、彭越都前来会合,又有刘贾进入楚地,围攻寿春,各路诸侯会于垓下。

  刘邦55岁,和诸侯军一起攻打楚军,与项羽在垓下决一胜负。刘邦、韩信、刘贾、彭越、英布等各路汉军约计70万人与10万久战疲劳的楚军于垓下(今安徽灵璧县南)展开决战。汉军以韩信率军居中,将军孔熙为左翼、陈贺为右翼,刘邦率部跟进,将军周勃断后。韩信挥军进攻,采用诱敌深入战术,前军先诈败,信引兵后退,命左、右翼军包抄攻击楚军后部步军。楚军久战疲劳后军迎战不利,汉军将楚后军与项羽前军骑士分割两半,韩信再指挥全军反击,楚军大败,阵亡四万余,被俘两万,被打散两万,仅剩不到两万伤兵随项羽退回阵中。楚军退入壁垒坚守,被汉军重重包围。楚军兵疲食尽。韩信命汉军士卒夜唱楚歌,致使楚军士卒思乡厌战,军心瓦解,项羽只有率800人突围至乌江(今安徽省和县境),这时项羽身边只剩下28骑了,一亭长愿带项羽逃至江东重振霸业,遭项羽拒绝。项羽带着28骑大战汉军,最后全军覆没,项羽不愿被俘受辱,于是在乌江自刎而死。刘邦还至定陶,驰入韩信军中,收夺了他的兵权,后改封韩信为楚王,都下邳(今江苏邳州东)。2月28日,在山东定陶汜水(今山东曹县北)之阳举行登基大典,定国号为汉,即皇帝位,建都雒阳。

  刘邦56岁,刘邦即皇帝位后,王后吕雉改称皇后,太子刘盈称皇太子。刘邦根据娄敬建议,定都咸阳以东的长安(今陕西西安),取长治久安之意。之后,分封的异姓王反叛,多次亲征。

  刘邦57岁,韩王信反,并勾结匈奴企图攻打太原。刘邦亲自率领32万大军迎击匈奴,先在铜辊(今山西沁县)告捷,后来又乘胜追击,直至楼烦(今山西宁武)一带。时值寒冬天气,天降大雪,刘邦不顾前哨探军刘敬的劝解阻拦,轻敌冒进,直追到大同平城,结果中了匈奴诱兵之计。刘邦和他的先头部队,被围困于平城白登山,达7天7夜,完全和主力部队 断绝了联系。后来,刘邦采用陈平的计谋,向冒顿单于的 阏氏(冒顿妻)行贿,才得脱险。“白登之围 ”后,刘邦认识到仅以武力手段解决与匈奴的争端不可取,因此,在以后的相当一段时期里,采取“和亲”政策便成为笼络匈奴、维护边境安宁的主要手段。

  刘邦60岁,赵相陈豨反,前往讨伐。吕后召韩信到长安杀之。刘邦从平叛陈豨的军中回到京城,见韩信已死,又高兴又怜悯他。

  刘邦62岁,淮南王黥布反叛,向东兼并了荆王刘贾的土地,北进渡过淮水。刘邦亲征,讨伐黥布被流矢射中,患病,崩于长安长乐宫。群臣议定的庙号是太祖,谥号是高皇帝,正式的全称为汉太祖高皇帝,简称庙号应该是汉太祖,简称谥号是汉高帝。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quirv.com/baima/5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