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个民族之外的民族古老神秘的白马人

  新浪影像名博,摄影杂志记者,人民日报社《民生周刊》特约旅行作家,乐途专栏作家,途牛大玩家, 诗词发烧友

  我国是个多民族国家。地球人都知道,中国有56个民族,56个民族56枝花,56个兄弟姐妹是一家。但近年旅游地方多了就发现56个民族之说并不准确。比如在云南泸沽湖,有摩梭人,就是传奇中走婚的女儿国,曾经问过他们摩梭人是属于中国56个民族中的哪个民族?他们直言摩梭人就是摩梭人,不属于其他任何民族。我知道了这有个例外。而在陇南文县还有例外,就是白马人。白马人现在我国有两万多人,官方称之为白马藏族。划为藏族分支。但他们直言:白马人就是白马人,不是藏族分支。

  上世纪50年代,北川行署将该地区聚居的白马人定为藏族,但其语言、文化都和其他藏族人有比较大的差异,学术界对这一界定存有歧义,衍生出诸多不同的学术观点。对白马人族属研究的观点大致可以归纳为三种,即“氐人说”、“羌人说”和“藏族分支说”。 2012年,复旦大学现代人类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对白马人进行DNA研究后发现,白马人是东亚最古老的部族,与藏族并不同源,其祖先应该来自氐羌。因此现今一般会称之白马族或者白马人。

  科学界基因查证,白马人的确是不属于藏族,而是距今两千年左右活跃在川西陇南一带的古老民族氐羌,这个民族也曾经显赫一时,在南北朝五胡十六国时期,曾先后建立了仇池国,武都国,武兴国,阴平国,后被隋文帝杨坚所灭,其族人或分散迁移,或融入其他民族。

  翻开氐族的历史,发现这是一个彪悍武勇的民族。争夺草场,争夺生存空间,英勇好战。他们同我国古代的羌族,吐谷浑等民族一样,主要以农耕和畜牧为生,但由于文化与科技落后于华夏,所以生活必要的物资,比如盐,铁器,布匹丝绸之类只能通过交换或者抢掠,因此他们注定会卷入中国南北朝大分裂时期的战乱角逐。历史是大浪淘沙的过程。虽说彼时南朝司马氏羸弱,致使各游牧民族纷纷强大自立称王,雄踞一方,仇池国得以踞山溪之险而风光两百余年,但北魏拓跋焘强势雄起之时,僻远小国的命运只能选择投降。仇池国主后人不甘心就此沉寂,先后又多次建国。五胡乱华三百余年,终归一统。氐族崛起于乱世,但在强大的华夏文明面前,只能被淹没在历史长河中。

  国家消亡了,氐族不存在了,但人却活着,一代代生活在岷山一带,他们的风俗,文化依然保留并传承着。千载之下,在陇南文县,白马人以他们独特的生活方式,生存繁衍。如今白马人有自己的山寨,自己的宗教信仰,自己的图腾,自己的生活方式。

  白马人的衣饰明显与藏族不同,头戴沙噶(毡帽),帽子上插着寓意吉祥的锦鸡颈羽或者白色雄鸡尾羽。这沙噶插锦羽是有故事的:相传白马人与唐军交战,有一次唐兵在深夜里准备突袭,一群白色雄鸡发出警铃般的啼叫声,惊醒了沉睡中的白马人,于是避免了一场灾难性的大败。白马人感念雄鸡的示警之恩,祖祖辈辈皆以锦鸡的羽毛插在沙噶上以示纪念。女子头发上还要装饰圆形的鱼骨排,据说有美观和辟邪之说。

  白马人男袍与其他藏区的衣服大同小异,只是袖子较其他藏区服装的袖子要短,便于耕作和打仗。女子的服饰差别大些,主要是以红、黑、白等几种颜色为主的百褶裙,窄袖,马甲,胸前佩戴有方形的鱼骨排,寓意吉祥美好。

  白马人有自己的语言,没有文字。属汉藏语系藏缅语族藏语支,也有人认为白马语是藏语的方言,但至今仍没有取得一致意见。白马语言和藏语之间的差别,已大大超过了藏语系各种方言之间的差别。语言学专家考证认为,“白马语”是一个独立的语言,是“从古羌语母体中分化出来的一个相近的支系”。

  白马人信仰原始苯教,每个寨子后面的山都是神山。其中最崇信的是称为“叶西纳蒙”(意“白马老爷”)的神山。连带着长在这座白马老爷神山上的树都是神树,神树的地位同样是至高无上,不容侵犯的。

  在白马山寨,会看到许多形态奇特的动物造型,画在墙上,刻在门窗上。这惟妙惟肖的图形并不是简单的装饰,而是有着深刻内涵的信仰图腾。据说与白马人的动物崇拜有着紧密的联系。比如说,有黑熊部落、猴子部落、蛇部落,最大的要算羊部落,部落里面又分小的部族或家族。动物的名字就是部落的名称,这是白马人一种奇特的文化现象。

  白马人有自己独特的宗教、祭祀活动。在重大日子里,各个部落会戴上他们本部落的标志性面具,进行驱邪祈福的歌舞表演,叫做“诌舞”,也叫十二相舞。如今已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诌舞分为“干诌”和“索诌”,两个动作,最庄严的仪式是“索诌”,跳完要一个多小时。”诌舞“只在重要节日或村里来贵宾的时候跳,这种舞蹈传男不传女,传内不传外。现今由于村里年轻人大多外出打工,跳“诌舞”的人越来越少了,长者们为了让“诌舞”传承下去,会积极给孩子们教授,并做为表演献给来宾。在这种氛围中,孩子们长大后,就自然而然地成了舞者。

  一个民族风俗文化的传承是潜移默化的,白马人这个中国56个民族之外的古老民族,虽然一直坚守着自己的信仰和生活习惯,但将来也会随着社会发展,逐渐汉化,其民族特有的文化风情也许在多年后很难见到了。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quirv.com/baima/4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