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笑的白马关

  很多人都写过这座古堡,都会写这个传说故事,就是杨六郎镇守边关时,在白马关附近的野马川驯服了一匹白色的野马,作为自己的坐骑,敌军一看到白马银枪,顿时丧胆,后来,为防止敌军进犯,杨六郎就将白马留在这里,敌军一看到它就都吓跑了,这里就被叫做“白马关”了。

  白马关位于北京市密云区冯家峪镇,据史料载,明嘉靖三十年(1551年)至隆庆三年(1569年)修建长城时建白马关隘,并于南150米处修建营城,名曰白马关堡。关口内外设两道边墙。内侧边墙是白马关主体长城,关口东侧为尖山峭壁,无墙。西侧有砖墙至断崖处,形成“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在白马关堡门口,还真有一匹白马,不过应该是后人用汉白玉石雕了放在这里的,不知道为啥,忽然想,要是骑在上面照张相,然后再发个抖音,会不会很酷。如果我们生在这里的话,小时候应该是常过来骑着它玩耍的,那时,你扮演穆桂英,我想,这里也许还会留下一个杨宗保的传说故事的,因为他也是白马银枪哦!

  堡子大门上的“白马关堡”几个字已经有点模糊了,城砖和基石虽有些斑驳,保存得还算完整,在门口还有一棵老柳树,虽已隆冬,柳枝随风,点缀着这座400年的古堡,显出了几丝青春的气息。

  独自攀上城墙,本就不算巍峨的城堡显得更加狭小,是啊,这个城堡周长也才400米,一条大街,几十户人家,半个小时也就转遍了。别看堡子不大,名气却不小,在《四镇三关志》《三关边务总要》《读史方舆纪要》这些古籍上都有记载,不过惭愧,我都没看过,都是从网上搜的,一说到这些,你就笑,说,不读史书,还想写长城?

  我想,其实,每一个来这里的人,未必都是为了了解城堡的历史,他们或许像我一样,更多的是为了感受这一份深藏心底,或悲或喜的心情。历史,给我们的,不一定都是沉重,它既教会我们思考和成长,也教会了我们如何面对人生的过往和一份内心的从容。

  静静坐在城墙上,阳光明媚,身畔有一缕清风掠过。轻轻抚摸着脚下的一块块布满青苔的城砖,感觉着时间的悄然流逝。是的,这每一块斑驳,都是岁月的见证,都是一份饱经风霜的印记,我无法知道这里曾发生过怎样的刀光剑影抑或风花雪月,但是,我却用心能感受到它所历经的一切,或沧桑或美好,如此刻我的心情。

  时间,是生命最好的沉淀,也是一种最好的证明,随着时光远去的也就去了,我们不必惋惜,能够留下的才是我们要珍惜的,那是生命中的一种缘分,更是一种懂得,因为懂得,才会不舍,才会不离不弃。

  就像这里的每一块城砖,其实,都是有生命的,它的记忆就是历史的记忆,它的悲欢就是我们的悲欢。常问岁月静好,一曲高山流水足以醉心,一个朝霞般的微笑足以暖心,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

  而那一刻,静静的小街上,你轻轻地回眸一笑,让整个白马关都变得明媚起来,微笑向暖,岁月洒满了一路芳华……

  一位老人带着一只小狗,从村中的老井中打上一桶水,他说,尝一口吧,很甜。在他的身后,是一些荒废了的老屋。院子都是城砖垒砌,房子也是石头的,大门上依稀还残存着旧时贴的对联,木窗棂上还有两张早已褪了色的大红喜字。院中的一棵老香椿树,在风中轻轻摇曳,两只喜鹊在枝头上喳喳的叫着……

  一位随行的姐姐说,几年前的那个春天,她来这里时,院子的女主人还曾送她一把刚摘下来的香椿,还曾经给她讲白马关、讲杨六郎的故事。而今,这香椿树依然在守着那些老屋,守着那些美丽的故事,却再也没有了讲故事的人……

  是啊,几百年了,世事沧桑,岁月轮回,我知道这里的每一个小院,都有很多故事的,或许,一回首,一位老母亲依然在门口守望远行的孩子,或许,朝霞里一片欢声笑语,一顶花轿抬来了一位像你一样美丽的新娘,或许……我知道,这些故事已经深深地嵌入了那些老树的年轮,只是故事里的主人公已经成为了一个遥远的传说……

  感慨之余,忽然莫名地生出些许伤感,满目苍凉,或许这本不该是一个我要看到的样子,因为来之前,我刚刚看了明代诗人杨旦写的那首诗《过白马关》:“怪石巉巉水乱流,柳匀新绿弄春柔。满陂芳草眠黄犊,风景居然似建州。”诗中的每一个字,都是那样的美好,那样充满了春的气息,亦或许,只有春日的白马关才是最美的吧!

  墙角里,蓦地见到了几颗黑色的已经风干的小野果,于是脱口而出:这里还有车厘子啊!

  随行的女孩们都笑了,你也笑了,说,这是黑球,吃起来很甜,等到了春暖花开的时候,满山都是呢!

  是的,也许我们确曾错过了白马关的春天,就像几百年后,在这里相遇时,我们已经错过了无数月圆花好的岁月,但是,只要遇见了,就是最美的时光,微笑暖心,暖心暖梦,走着走着,花就开了,就像你说的那样:心有花瓣,满眼是春!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quirv.com/baima/217.html